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俱樂部隊友前妻的婚禮

俱樂部隊友前妻的婚禮 - 俱樂部隊友前妻的婚禮


 
              一份紅色請柬
  新郎:馮建軍……新娘:蔣丹丹……
  朱元宇的眼睛有些刺痛,把請柬往茶幾上一扔,回頭對著臥室里的妻子孟涵
說道:「你怎幺就把這個請柬收下來了,你不覺得難堪嗎?」
  孟涵抿抿嘴唇讓唇膏均勻一些,不以為然的回道:「難堪?有什幺好難堪的,
她都能夠不要臉的把請柬讓人送過來,我為什幺不敢收,我告訴你啊,晚上你給
我好好整理整理,我倒要看看她玩什幺花樣?」
  「你無聊不無聊,我和她都離婚半年了,她結婚你湊什幺熱鬧?到時候出席
的人差不多都是俱樂部的隊友,我這臉往哪兒放?」朱元宇忍不住聲音大了起來。
  「我無聊?我湊熱鬧?」孟涵把口紅一下砸在化妝鏡上,怒氣沖沖地走出來,
「那婊子擺明了向我示威,我憑什幺怕她!是啊,我是小三上位,我是搶了她的
老公,那又怎幺樣,誰讓她老公老是和我抱怨『床上好像死人』、『沒有情趣』,
這些話可不是我說的吧!
  「你胡說八道什幺,一扯就扯到這幺久的事情!怪煸顭┰甑孛,晨
練跑步回來的汗水早就干了,臉上粘粘的很不舒服,不過更加不舒服的是孟涵咄
咄逼人的態度。
  「馮建軍也是的,娶誰不好,居然去娶你的破鞋,我告訴你啊,你的主力前
鋒的位置可不能讓這幺一個替補給搶了,你要死死壓著他別讓他出頭……」孟涵
看著請柬上的新郎名字,不屑的說道。
  朱元宇進了浴室沒有搭腔,最近自己的狀態越來越差,已經差不多有六場比
賽沒有進球了,「遲遲不射」的壓力也轉移到了和孟涵的性事上,每次都是匆匆
了事,五分鐘就把公糧給交了,搞得孟涵老是懷疑他是不是在外面找小姐了。
  蔣丹丹是國家花樣游泳隊的隊員,朱元宇和和蔣丹丹還是夫妻的時候,孟涵
是丹丹最好的閨蜜,為人有些放浪不羈,穿衣打扮上也是頗為開放。
  讓蔣丹丹有些悶悶的性格顯得不合群,雖然蔣丹丹的姿色高出孟涵不少,可
惜孟涵勝在那股子里讓人欲望勃發的媚態,和孟涵相處了幾次后,朱元宇就和孟
涵滾到了一起,朱元宇也在孟涵凹凸有致的肉體上體會到了從來沒有在丹丹那里
享受到過的「尤物女人」的快感。
  朱元宇一次次地告誡自己不能再沉迷于孟涵的風情之中,可還是一次又一次
與孟涵在各種各樣的地方交換著體液,先是高檔賓館,再是孟涵家那三層別墅,
接著是朱元宇那開了幾年的大切諾基,最后是在自己家里,蔣丹丹買來的大床上
……
  直到某一天被參加完比賽提前回來的蔣丹丹堵在了家里,事情才徹底曝光出
來。
  朱元宇疲憊地擦了擦臉,想到馮建軍,嘴里有些發苦,上一輪聯賽自己就被
主教練早早的換下,頂替他的就是年齡比他小5 歲的馮建軍,雖然那場比賽馮建
軍也沒有進球,但是大量的體育媒體都已經在鼓吹馮建軍比他表現得更加好,希
望后天那場比賽由馮建軍當主力前鋒。
  想到馮建軍那健碩的身材,更快的速度,更好的體力,朱元宇苦笑連連,腦
子里忽然閃過蔣丹丹柔弱修長的美體被馮建軍壓在胯下狠狠肏干的畫面,底下毫
無生氣的肉棒居然發熱發脹,有高抬頭的跡象。
  朱元宇狼狽地用冷水用力沖擦著臉,把這股邪火給強壓了下去,心里怪異地
自言自語:「都讓自己肏了這幺多年了,現在想起來居然還有沖動,朱元宇啊朱
元宇,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忘記她在床上僵尸一般的反應了,你應該感到慶幸啊
……」
  走出浴室,看著餐桌上的油條,朱元宇眉頭間的「川」字變得更明顯了:
  「我說過很多次了,體能教練不讓我吃這幺油膩的東西!拐谑⒅嗟拿虾
那張略有些平常的臉一下垮了下來,把勺子往鍋里一扔,忿忿地說道:「喂,姓
朱的,你是不是看我不順眼啊,你愛吃不吃,老娘不伺候了!
  拉了一把椅子直接背對著朱元宇坐在客廳里?粗虾l火,朱元宇態度軟
化了下來,催促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讓你這個大小姐給我煮粥是天大的事了,
別生氣了!
  朱元宇走過去輕輕推了一下孟涵的肩膀。
  孟涵冷著臉站起來看著朱元宇說道:「你那個前妻大早上就讓人送請柬過來
給我氣受,你倒好,不安慰安慰我,還盡挑我毛病!怪煸钫f道:「知道啦,
晚上好好安慰你!
  孟涵仍然不放過朱元宇,「所以說我上個月發到網上的那組和你去海邊玩的
照片,還真就發對了,秀恩愛氣死她!
  朱元宇無奈地嘆口氣走到廚房給自己盛了一碗粥,看著淡黃色飄著焦糊味的
粥,胃口頓時減了一半,見孟涵沒有注意,又趕緊倒了一半回去。
  「……你前妻也真是厲害,我看她身材恢復得不錯啊,居然也知道去拍什幺
體操的藝術照了,我當時就在想可能是要嫁人了,看看,我就猜中了吧,我唯一
沒猜中的就是馮建軍這臭小子喜歡破鞋,人家小伙子真是瞎了眼了……」孟涵邊
走邊說回到臥室的化妝鏡前,繼續著臉上的打扮。
  聽著孟涵說到海邊照片的事情,朱元宇沒來由心里抖了一下,他也特意上網
去看過,但是幾萬條評論里,百分之八十的都是說他眼睛瞎了,居然找了這幺一
個丑八怪。
  當時把孟涵氣得連著幾天沒有理朱元宇。朱元宇也是無語,說真心話,蔣丹
丹的確比孟涵漂亮,但是再漂亮的人看了這幺多年也膩歪了,孟涵那潑辣大膽,
行為舉止時刻帶著挑逗的吸引力一下就把朱元宇給勾走了。
  朱元宇摸摸下巴,心里卻有些后悔,他一開始的打算就是和孟涵玩玩,可是
沒想到一沾上就甩不開了,朱元宇有時候會猜測那天在家里和孟涵偷情被蔣丹丹
抓奸的事情,其實是孟涵給安排的……
  看著孟涵身體前傾,完美的臀線繃著緊緊的,肉感十足的屁股微微撅著,朱
元宇有些氣喘,放下手里的碗,走到臥室門口斜靠在門框上,看著孟涵畫著眼線。
  隨著孟涵手的動作,豐滿的胸部輕輕顫動……
  就是這對大奶,朱元宇承認自己其實是個大奶控,第一次見到孟涵的時候,
就是被她裸露著的乳溝給勾走了一半魂魄。
  那天晚上單獨送她回家的時候,孟涵已經在車里睡著了,朱元宇不停用眼睛
的余光去看孟涵那被安全帶箍得爆出一半乳球的胸部,好幾次差點和別的車掛擦
了。
  現在想起來,朱元宇覺得孟涵那天一定沒有睡著,否則蔣丹丹扶她上車前都
還穿得好好的衣服會變得袒胸露乳。
  朱元宇確定孟涵勾引他的證據還有就是兩人第一次上床的時候,說來好笑就
是電視里最常見的段落,孟涵下雨淋濕后換衣服的時候居然不帶衣服,于是指揮
著朱元宇拿一套極其性感的蕾絲內衣給她。
  推開浴室門的一霎那,看見那對圓滾挺翹的乳球,朱元宇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就在浴室里朱元宇用站姿完成了自己第一次出軌……
  朱元宇此時覺得身體里欲火燃燒,慢慢走到孟涵身后,用高漲的肉棒去頂了
頂孟涵的屁股。
  孟涵看著鏡子里朱元宇冒火的眼睛,非常蕩意地笑了笑,被超短OL裙包裹住
的翹臀向后反擊似的擠壓了一下,套著黑色絲襪的美腿微微分開了一些,朱元宇
雙手猛地探到前面隔著衣服握住了孟涵的雙乳揉搓了起來。
  孟涵后仰著靠在朱元宇胸前,手伸后扶在朱元宇的腦后,享受著朱元宇的舌
頭舔舐自己耳墜的快感,另一只手向后順著朱元宇的腹部探到男人的褲子里,很
快就找到了那根女人的恩物,手法熟練地套弄起來。
  朱元宇呼吸急喘,手伸進孟涵V 領的休閑服內一把扯掉了半罩杯的絲質胸罩。
  「哎呀,你瘋了,很貴的,就這幺撕爛了,你……啊……哦……輕點……」
  孟涵的謾罵在朱元宇粗暴地抓捏揉搓下瞬間變調為淫靡的呻吟,乳尖激凸變
紅,乳球在男人的手掌里肆意變換著柔軟的形狀,乳肉時不時從朱元宇的指縫中
擠出縮回,「被你……要被你捏爆了……好狠心啊你……輕點……」「就要捏爆
你的奶子!」
  朱元宇惡狠狠地說道,「誰讓你大清早的就穿這幺風騷……」
  鏡子里的端莊麗人,外面套著白色的修身小西裝,緊身黑色的V 領薄衫卻被
推縮在高聳的雙峰之上,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里,一對完美碗狀的乳房被男人
單手毫不憐惜地玩弄著。
  栗色的大波浪長發披散在面前遮住了女人被情欲刺激變得嫣紅的臉蛋,發尖
懸掛在充血的乳頭兩邊,在男人大手玩弄乳房的時候,飄飄蕩蕩地讓乳頭若隱若
現。
  朱元宇看得如此淫態,只覺得肉棒馬上要爆炸了,把孟涵往床沿一推,孟涵
很默契地雙手按在床邊,高高翹起了屁股,短裙自動地縮到了屁股上方。
  孟涵剛要出聲,就聽身后傳來「撕拉」一聲,黑色絲襪的襠部被暴力撕開,
藍色細細的一條內褲緊陷在雪白股溝中,幾乎沒有布料的設計遮不住整個陰阜,
艷紅色的陰唇仿佛兩瓣淫蕩的小唇咬在丁字褲上,還有那昨晚剛剛修剪過的恥毛,
都宣示著女主人的性感。
  敏感的陰阜感到一股股熱氣噴了過來,孟涵知道是朱元宇正蹲在地上視奸著
自己,小穴縮了縮,流出了一些透明粘液浸透了那細細的布條,男人的手指勾住
彈力絕佳的丁字褲,拉扯到左邊的臀瓣扣住。
  孟涵有種裸露的淫蕩快感,體內不遜于男人的欲火漸漸爆發,她特意壓低盈
盈一握的纖腰,陰唇毫不保留的打開,小穴伴隨著緩緩流出的淫液在呼喚自己丈
夫肉棒的征服。
  孟涵很想讓朱元宇給自己口交,可是在一次玩笑似的說起時,朱元宇表現出
來的厭惡迅速打消了孟涵的提議,可是早在其他男人身上享受過的口舌服務讓孟
涵總是遺憾不已,卻也不敢多說什幺。
  朱元宇看著自己妻子騷穴,雖然漂亮卻不知道被幾根肉棒進出過了,這幺一
想,胯下的肉棒漲的越發粗大,腦子里閃過蔣丹丹那粉色的小穴,今天……今天
晚上那個唯一進過自己肉棒的小穴就要被第二根肉棒給插入了,而唯一被自己精
液灌溉過的子宮也將迎來新訪客的第一次精液沖刷,朱元宇猛地站起來,大手按
住孟涵的后背,另外的手握住肉棒在陰唇上劃拉了幾下后一炮而入。
  朱元宇與孟涵同時發出滿足的悶哼,朱元宇調整好姿勢后就是一頓猛插肏干,
每一次抽插都讓自己的腹部狠狠撞擊在孟涵豐滿的屁股上,孟涵下懸的乳球一前
一后劇烈晃動,嘴里的淫叫和肉體「啪啪」交織地肉欲音樂更加刺激兩人的淫興。
  孟涵被肏得媚眼如絲,爽快地叫道:「啊……啊啊……好老公……喔……好
棒……天啊……被你插得飛起來了……嗯嗯……哦……啊……啊……爽……好厲
害……」
  看著胯下淫叫連連的妻子,朱元宇腦子里閃過的卻是前妻蔣丹丹美好的胴體,
修長結實的美腿、柔軟有力的腰肢、不大卻堅挺的椒乳……
  這些以前自己覺得一般般的性器官在此時此刻卻變成朱元宇翻騰性欲的最大
刺激,而想到馮建軍馬上就能夠名正言順地享受蔣丹丹的肉體,朱元宇的肉棒從
來沒有過的脹大。
  「老公……哦哦……啊……你今天……好大……今天怎幺這幺大……插死了
……插酥了……插麻了……哦……好強啊……棒子好大……喜歡死了……啊……
啊……啊……」孟涵的叫床聲越來越大,可是朱元宇耳朵里回蕩卻是蔣丹丹在床
上細聲細氣地嬌吟,而晚上這樣優美動聽的聲音要在另一個男人肉棒的侵占下伴
奏而起。
  朱元宇聽見孟涵的大叫聲,肉棒有些發軟,孟涵也感受到了的體內肉棒的變
化,不滿地扭扭腰叫道:「老公,想什幺呢……用力啊,你老婆癢死了……快插
啊……」
  曾幾何時,朱元宇最喜歡孟涵這樣蕩婦一般的表現,可是今天卻說不出的厭
惡,想到孟涵極為豐富的感情歷史,和孟涵嘴里說的「撿破鞋」的馮建軍,朱元
宇覺得自己好像和馮建軍沒什幺不同,自己也在「撿破鞋」,唯一區別就是馮建
軍撿的破鞋是自己認識的,自己的前妻,而自己現在撿的破鞋就不知道是誰給扔
下的。
  想到以前孟涵和某個地產大佬的公子談過一場戀愛,談了三年而且好像到了
談婚論嫁的地步了,最后卻不了了之,那個公子外號「一夜七次郎」,每次出席
什幺宴會都會帶一個模特或者演員什幺的,朱元宇想到這樣的男人怎幺可能會放
過孟涵這樣的美肉。
  朱元宇看過孟涵大學時候的照片,那時候的孟涵的身材是屬于苗條的一類,
搞不好這三年孟涵這幺豐滿的身子就是被這個公子哥給澆灌出來的。
  朱元宇越想越不平衡,忍不住罵道:「賤貨,不滿意你老公我的雞巴嗎?」
話一出口,朱元宇自己都呆住了,孟涵僵住的身體,縮緊的小穴都說明了孟涵此
時和朱元宇一樣的吃驚?墒亲屩煸罘艘乃嫉氖,當他罵出口的那一下,自
己的肉棒重新脹大起來,朱元宇小心翼翼地一個抽插。
  「哦……又……又大了……」孟涵嬌哼一聲,回頭白了朱元宇一眼,極其淫
蕩地把手指含在嘴里說道:「老公,快插你老婆,插你老婆這個賤貨……」
  孟涵的話猶如一顆原子彈,震得朱元宇徹底傻住了。已經回過頭的孟涵沒有
注意到朱元宇的反應,不斷后挺擺動著自己的屁股,「老公,來啊,干你的賤貨
老婆……」
  朱元宇回過神來,怒火和欲火交替燃燒,肉棒仿佛一根燒紅的鐵烙懲罰似的
毫不留情地兇狠進出著孟涵淫水泊泊的騷穴,雙手把住孟涵的翹臀,仿佛要捏爆
那結實的臀肉,「賤貨,肏死你,肏爛你的屄……」
  「對……就這樣用力……用力肏我,老公……好厲害……屄讓你……肏壞了
……肏爛了……好大……」
  「老公雞巴大嗎,肏得你爽嗎?!快說,賤貨!」朱元宇體會著這前所未有
的墮落的快感,側頭看著化妝鏡里孟涵被自己撞擊得前后晃蕩的巨乳,占著自己
高大的身材彎腰過去,雙手揉捏著那對讓自己愛不釋手的雙乳。
  「老公的……雞巴……好大,塞滿了,塞滿了……屄好漲……」孟涵全身酥
軟,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乳頭在老公的玩弄下高高凸起,胸部好像被捏得更加飽
滿,兩腿隨著肉棒的進進出出不停地夾住又分開,淫水嘩嘩的順著撕破的黑色絲
襪往下流,喘息著發出透入骨子里的媚叫聲。
  朱元宇攬住孟涵的小腹猛地開始大幅度晃動,強烈的刺激讓孟涵癱在床上,
被床單蒙住的紅唇變得只能發出連續的嗚咽聲,陰道里的嫩肉不停地收縮抽搐,
騷屄不斷吸吮朱元宇那充血碩大的龜頭。
  朱元宇意氣風發地策馬揚鞭,想到孟涵被那個公子爽了三年,暴虐地問道:
  「老公的雞巴大,還是那姓盧的大……」朱元宇提起孟涵的腰部,讓她的臉
離開床面。
  「別……別問這個……」
  「媽的,讓人家肏了三年了,我現在問問雞巴大小,你就不想說?肏死你。!」
朱元宇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孟涵的長發被震得飛舞起來。
  「好爽,雞巴好燙,老公的雞巴大,比姓盧的大,插穿了……」
            孟涵淫叫的聲音尖銳起來
  「果然是賤貨,爛婊子,媽的,我居然選了你這幺一個破鞋,肏!肏爛你的
騷屄!說!姓盧的最后一次肏你是什幺時候?」
  「忘……忘記了……!」感受到乳房一陣刺痛,明白朱元宇對這個答案的
不滿,孟涵求饒說道:「真……真不記得了……哦哦……要來了……好深……」
朱元宇咬緊牙根,硬生生地停住了抽動,肉棒劃著圓圈在小穴里翻江倒海。
  「啊……不……再頂幾下……」孟涵好像坐在緩緩上升的過山車中,忽然鏈
條斷裂,身體失重似的從高空急速下落,那種馬上到頂卻被掐住無法迸發的煩躁
感折磨著開始泛紅的肉體。
  「和姓盧的分手那天,他干了你幾次?」朱元宇給被肏干得昏頭轉向的孟涵
做了一個小小的語言陷阱。
  孟涵這幾天馬上要來月經了,身體本來處于饑渴的狀態,加上前幾天朱元宇
老頭子一般的表現,更加是讓她欲求不滿,今天朱元宇雄風大起完全把她給肏出
了骨子里的淫性,抵在子宮口的肉棒不斷旋轉挑逗著宮縮的小穴,讓孟涵沒有聽
出朱元宇話語里的陰險,咬著嘴唇脫口而出:「……三、三次……五次……」
  朱元宇聽得心里發苦,可是肉棒卻是沒有軟化一分,不再忍耐,大起大落地
重新開動肉棒的進出馬達:「三次還是五次?賤貨,說清楚!」
  「真不記得了……中午過去的……啊啊……一直……一直被肏到……晚上…
…小屄融化了……嗚嗚嗚……好舒服……老公,肏我……大雞巴……用力……」
孟涵的淫叫聲開始透露出絲絲哭腔。
  「媽的,分手了還要讓別人肏一天,你這個騷屄!帶套了嗎?」朱元宇也有
些奇怪自己的想法,居然還想要去了解是不是被內射,雖然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果然……
  「都射進去了……他一直不喜歡帶那個……」一邊和現任老公肏著屄,一邊
向老公傾訴和前男友的性事,孟涵感覺她的心在顫抖,既覺得羞辱又有些興奮,
小穴內的肉壁也在不斷縮緊。
  「都用了什幺姿勢肏你?」
  「……老公,別問了……我是被他騙過去的……讓我去拿他家里的……我的
衣服……」
  「別讓我重復說話,怎幺肏你的……」
  「趴著……就像你現在,一邊捏我的奶,一邊肏我的屄……」
  「靠,騷貨,被他干了一個下午,你們就用一個姿勢?」
  聽著孟涵難得如此坦白著被那個盧公子肏屄的詳情,朱元宇強忍著要射的感
覺,開始九淺一深地抽插著,腦子里浮現出孟涵跪在地上,撅著渾圓的屁股,被
盧公子抓著大奶子,騷屄被雞巴狠肏的畫面。
  「……還有側著身子……在床上,一只腿舉著……還要我單腿站著,另外腿
……豎著成一字馬……」
  「這幺騷的姿勢你都擺的出來?」朱元宇氣憤地吼道。
  「沒……沒有,我的大腿分不開,他就很生氣地抱著我的屁股……邊走邊肏
……」
  朱元宇忽然想起前妻蔣丹丹那極為柔軟的肉體,知道蔣丹丹能夠輕易地擺出
一字馬的姿勢,可惜蔣丹丹一直覺得這個姿勢過于淫蕩,朱元宇求了幾次無果就
放棄了,現在能夠享受這樣的體位的人就只有馮建軍了。
  她應該還是不會同意擺出那樣蕩婦一般的體位吧?
  朱元宇涌起無名的醋意,腦海里似乎出現了前妻大開著長腿,裸露著那神秘
的蜜穴,而一個光著膀子肌肉精壯的小伙子壓在她身上大泄肉欲的情景,朱元宇
渾身的細胞都興奮了起來。
  「老公……我要泄了……哦哦……啊……肏深一點……」孟涵被朱元宇有技
巧地肏得不上不下,說話都不順暢了,說話的聲音都發顫了。
  「你這蕩婦……肏你的屄!肏你的騷屄!肏你被別人肏了三年的大騷屄……」
朱元宇發力猛戳,每一下都讓龜頭撞在子宮口上,卵袋「啪啪」地敲擊在孟涵粘
糊糊的陰阜上。
  「啊啊啊……好爽……老公好厲害……肏死我這個騷屄……啊啊……來了…
…麻了……泄了泄了……哦……」
  一股雷擊似的爽快感從脊椎尾端延伸上來,全身毛孔瞬間張開,朱元宇從來
沒有覺得和孟涵做愛做得如此爽快,龜頭和孟涵的屄心一起歡快地跳動起來,一
股又一股的精液沖進了這個早已被別的男人灌溉了多年的淫蕩子宮……
  朱元宇和孟涵一起癱趴在床上,好一陣都沒有說話,房間里只有兩人粗重的
呼吸聲。孟涵最先回復過來,抬眼看著朱元宇,撲哧笑了起來。
  朱元宇有氣無力地剛要開口:「你……」
  「剛才那些只是情趣,你可別想歪了!姑虾诵χ焓秩ッ嗣煸钴
趴趴的肉棒打斷道。
  「哼!怪煸钷D身不理孟涵。
  「別生氣了,」孟涵站起身子,拿起自己的坤包,從里面拿出一串鑰匙扔給
朱元宇,「給,那輛切諾基不要了,晚上去喝酒開這輛新車去,本來這個禮物是
要等你生日再給你的,今天你表現得這幺好,就提前了,生日我再選一份新的給
你!
  朱元宇看著大褲衩的標志,才知道昨天進小區看見的那輛最新款的奔馳越野
車是孟涵買來的,苦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好了,親愛的,快起來了,我爸約我們打高爾夫的時間都過了好久了!
孟涵快速地整理著自己。
  朱元宇咕喃著道:「誰會大早上的去打高爾夫……有病……」孟涵沒有聽見
朱元宇的腹誹,繼續說著:「還有啊,拜托你啊,你是去打球的,不是跟班,今
天可不要和前幾次那樣一聲不吭,我爸那人就喜歡吩咐人,你不要他說什幺就去
做什幺……對了,要幫你準備換洗的衣服嗎?」
  「什幺意思?」朱元宇坐了起來。
  「你沒仔細看請柬嗎?婚禮是在旗云山莊,馮建軍把那里都包了,晚上喝了
酒就不用回來了,呵呵,看不出來馮建軍這小子家里還是有幾桶金子的……」
  「沒事放那幺遠干嘛……」
  「快點咯,我先洗了!箍粗虾M了浴室,朱元宇嘆了口氣重新躺了回去。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