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飄飄欲仙 高H文串燒 2

飄飄欲仙 高H文串燒 2 - 飄飄欲仙 高H文串燒 2

本文為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聯系取消。[size=18.6667px]

第二天是假日,安琪一早便回家去享受大餐了,而我記掛著租屋的事情,就沒有回家,本來在學校附近想找兩套房子的,但看來看去都沒有合適的,這時有個同學說,市中心的租房中心因為規模大,掌握的房源多,可能會有我想要的房子。

    離開學校有一大段距離了,我也懶得回去騎機車,便決定坐公車去市中心。上車后我才發現前面的那兩個女孩穿的可真是爽!外套是一件風衣,穿著白色細肩帶的背心,外面穿上一件長袖的薄毛衣,下半身則是質料柔軟的超短緊身窄裙!本來她們就長的漂亮,加上苗條的身材、修長的雙腿和纖細的腰肢、清麗的相貌和含羞知的樣,染成栗色的金發,是我最喜歡的那種類型!

    上車之后我就緊緊的靠在離我近的那個染金發的美女身后,因為是周末,人特多,幾乎連站得位置都沒。于是我借著公車的顛簸故意在她身后蹭,一下,兩下……看她的臉色慢慢的紅了,我的心情真是怎一個爽字了得!嘻嘻,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把手從她臀下升進她的裙子里,緊緊的貼在她的大腿內側,好滑好嫩呀,有力的五指已經完全陷入嫩,或輕或重地擠壓,似乎在品味美臀的感和彈!

    那個美女渾身一鎮,把她那水汪汪的大眼向我一橫,既象嬌嗔又象請求的朝我看著,那副叫人為之癱軟的俏樣,令我不得不暫緩魔手,我笑嘻嘻的把嘴對著她的耳朵說:“妹妹,你叫幺名字?”順便舔了她的耳朵一下。

    “左……左雪!绷钊虽N魂的聲音嬌喘吁吁的說!叭ツ?”“錦秀花園!闭嫠!我知道從學校到錦秀花園有大半個小時的路耶!我的魔手開始慢慢的動起來,真爽啊,光滑的肌膚,嬌嫩的美女怎能不讓人銷魂?噫?怎幺還沒碰到內衣?我的手越來越放肆,越升越里面,直到……碰到濕潤的花瓣為止!

    哦耶!所有這些都指出一個事實:她,沒穿內褲!怎幺現在的妹妹都不喜歡穿內褲,我朝她一笑:“你不乖喲!”她那羞紅的雙頰,怎幺看都不象不穿內褲的那種蕩女嘛!難道她的內褲也被變態偷光了,我胡思亂想著,看著她那嬌羞的樣,我的小弟弟挺起半天高,我不由心大發,看看四面的人都沒注重我們倆,看我們的親熱的樣都以為我們是情侶。我把西服褲子的拉鏈一拉,就把我的小弟弟解放了!趕緊把她的風衣一拉,就把我的小弟弟隱藏好了!

    當左雪還沒明白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把我的頭她的花瓣里了,大的頭幾乎是直接頂著她的貞潔花蕊在摩擦!反正她的唇都水漫金山了?催@她那因驚詫而發白的白皙的面容,我心里不由有了一絲罪惡感,不過馬上就消失在因顛簸而產生的快感中了。左雪努力著把腰部向前,試圖把蜜唇從我的硬挺燙熱的頭上逃開,還沒來得及慶幸,雙腿間一涼,我又壓了過去,這下左雪被緊壓在椅子的側面上,再沒有一點活動的余地,左雪馬上發現了更可怕的事,我利用她向前逃走的一瞬間,在她短裙內的右手把她的短裙撩到了腰上。這回,我的大,和她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觸了。

    她不由發出一聲嬌喘:“恩!”她的女伴驚異的轉過頭來一看,正好看見我和她櫻唇的接觸,馬上羞紅了臉轉過去,本沒想到我在騷擾。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把一只手圈到她的細腰上,用手把她的峰從毛衣外包容,真是有彈!我一面親著她的櫻唇,著她的房,一面還在下面借著汽車的顛簸她的唇,而在這時本沒一個人來觀察我們!而她開始的一些本能的反抗也隨著抽而消失,慢慢的她幾乎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而臀部也開始配合我的動作而做微小的挺動!要不是我用嘴堵住她的嘴,她一定會大聲的叫出來,而現在她只有從鼻子里發出一兩聲嬌哼,不過這樣我就更受刺激。

    不過這樣只在表面不爽,因為車左右搖擺我不能用力,不好站立著,她的位置也不好,正好在座位和走廊的交際處,我們動作幅度一大坐著的人一看就會發現。不知道上帝是否聽見我的祈禱,她旁邊兩個坐著的人起身下車了!于是我故意說:“老婆,我們坐一個座位,讓一個給你的朋友吧!”不理會她的哼聲,她這時恐怕已經半昏迷了。和她的朋友的驚詫,我用兩只手把她的細腰往我的懷中一抱,用小弟弟把她向前一頂,進里面的位置坐下。還好,有她的風衣和我的西服擋住我的小弟弟的爆光!

    一坐下來,我分開她的雙腿,從背后再一次進入她的身體,她不由自主地扭動臀部及腰部迎合我的攻勢,這樣使她更加舒適,這一次我是用快速抽的方式搞得她直哼哼,我把右手放在她的飽滿的房上慢慢的。左手從她的腰部伸進去,哇!原來她連罩都沒帶!呵呵!便宜我了!我貪婪地褻玩左雪的峰,嬌挺的房絲毫不知主人面臨的危機,無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著自己純潔的柔嫩和豐盈。指尖在頭輕撫轉動,我能感覺到被玩弄的頭開始微微翹起。

    于是左手就在她的衣服里面上下亂動,有時還和小弟弟一起對她的花瓣上下夾攻,內外夾攻,于是在開始坐下來一直到快到錦秀花園時我,短短半個小時內她高潮了三次!

    完事后我溫柔的,靜靜的替她整理衣服,又拿出紙巾伸到她的花瓣上搽去。她紅著臉讓我溫柔的服侍她,呵呵!整理完后,我抬頭還沒和左雪說話,就看見一雙漂亮的烏黑的大眼睛盯著我們!

    我心頭一驚,不會是有什幺人看到了吧!再一看,嗨,原來是左雪的同伴迷惑的看著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什幺時候有這幺親密的關系,當然她猜不到!不過,她也長得滿漂亮的!閃動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很是迷人,清秀的臉蛋透出淡淡的紅暈,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致,肌膚細膩無比,身段玲瓏美好,與左雪也不相上下!

    低頭吻了懷中玉人一下,想著馬上就要和她分手,看著她臉上還沒完全消退的紅暈,我真是舍不得她離開我的視線!猛的靈光一閃,租房的事明天去也可以啊,干嘛這幺著急我又不馬上要!

    我吻了吻左雪的耳珠,手在她裙下游動,輕聲的問懷中的寶貝:“寶貝,我能去你那做客嗎?”她渾身一震,似嗔似喜地瞟了我一眼,羞澀嬌媚的的聲音傳出一句話:“好!比缓笃恋哪樇t著低了下去。

    左雪果然是住在錦秀花園里的,我和她們到站后下車,一起朝她們住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和她們聊天才知道。原來她們都是應屆的畢業生,她的朋友叫凌雨,她們倆以前讀的大學不怎幺樣,所以想來我們學?佳芯可靡粋更硬的文憑。

    昨天她們在網上逛到一個論壇,沒想到里面有露骨內容,講到女孩子假如光穿裙子不穿內衣上街的話,會很舒適。所以今天她們就試一試。沒想到就碰上了我,害她保持了二十幾年的純潔處女被我捅破!說著說著她竟然摟著我哭了起來!

    怎幺這幺多處女?我都有點不相信,大學都畢業了,難道左雪還沒交過男朋友?凌雨向我解釋,她們以前那所大學真的很爛,她們倆個都知道

    那里面的學生出來不會有前途的,所以堅決不在大學里交男朋友,至于高中,忙著高考的學生,哪有功夫交男友?聽到這里我深以為然,我小心翼翼地問道:“那你們覺得不穿內衣爽嗎?還有你們誰出的這個主意?”凌雨臉一紅,低了下去,微微晗首,用蚊子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不是我啦!”然后就猛的向前跑去。我摟著左雪捏她可愛的鼻子:“那就是你哦?”

    左雪紅著臉不說話,只是將頭緊緊埋在我懷里面。左雪和凌雨住的是一套三居兩廳的大房,聽左雪說好像是凌雨家某個親戚的閑房,進了屋后凌雨就躲回她的房間去了,而左雪就去做飯,我在旁邊幫倒忙,當我回過頭來把手中洗好的菜給左雪時,看到陽光溫柔的斜照在左雪身上,她美麗的臉龐和修長的身段,籠罩在陽光中,竟然給人一種極為神圣的感覺,我不禁看得呆住了。

    左雪還沒發現我的異樣,徑直炒她的菜,口中還在說:“快!飄飄!把菜給我!快糊了!”她回過頭來一看,發現我呆頭鵝一般站著,又好氣又好笑的催我:“誒!快點啦!”被她婀娜身裁、風情萬種的嬌軀迷得暈頭轉向的我再聽到天籟一般的聲音時,連忙把菜給她時,卻忍不住從背后伸手輕按她飽滿的房,輕柔地按揉著誘人的頭。

    我摟住她的盈盈細腰,撫她圓滾滾的翹臀,將手滑到了她前面豐腴的肥美蜜。左雪俏臉上紅暈密布,嬌喘吁吁,輕聲說:“不要……嗯……凌雨還在……”“她好象在睡覺!蔽艺f!安恕薄鞍堰@個炒黃瓜弄成黃瓜蛋湯……”無計可施之下,左雪只得任由我亂來。

    我關上灶臺,抱住左雪吻起來,左雪被我吻得仰頭微喘,我將她的舌頭吸了出來,不停地吸吮著,雙手在肆無忌憚地揉搓她那飽滿渾圓的球,沿著她細嫩的腰肢一路滑下,手指輕輕愛撫她嬌嫩的花唇。左雪全身一顫,修長的雙腿夾得緊緊的,但本無濟于事,我的手指仍然不斷挑弄著她的唇,那條豐滿的縫漸漸地濕了起來。

    我的手指不斷撥弄著,左雪被我攻擊得毫無招架之力。我掏出勃起的,牽著左雪的手,讓她握住怒上下套弄著;另一只手熟練地撥弄著花唇,甘甜的蜜汁不斷流出,把那片淺淺絨毛浸得濕漉漉的。我含住她顫抖的房,將粉嫩的頭含在嘴里,用力地吮吸著,還用舌尖不停地舔弄,此時的左雪,已經扭動著身體只知道呻吟了!

    我伸出雙手分開左雪的修長大腿,抱住她的豐滿的圓臀,讓她趴在灶臺上,我的頭順著她縫的蜜,直直地入花唇,向上一挺,左雪“啊~~”地發出叫聲,我摟著她的豐臀,開始抽起來。

    虛掩的廚房門突然被人推開,原來是凌雨來看菜怎幺還不出來走進來問,當她看見我們這個樣子時,頓時羞得滿臉通紅,捂住嘴叫了起來,左雪更是把羞得把臉埋在前不敢見人,紅暈都透到了房上面!她晃動圓臀想擺脫我的,我怎幺會如她所愿?我干脆退開一點,牢牢按住左雪的腰,抬起左雪的一條大腿,讓我們的交合處徹底暴露在凌雨的目光之下!

    在凌雨目瞪口呆的注視中,我猛烈撞擊著左雪高翹渾圓的屁股,左雪輕聲呻吟著,也開始自己扭動起來,圓肥的臀部倒時針地劃動著圓圈,只一會兒,她全身一陣顫抖,低哼了一聲,她的道深處噴出了大量的!她出來了!我抱起左雪,把她放到邊上的椅子上坐好,然后挺著我的大**巴,就這樣朝羞澀卻又好奇的凌雨走去!

    凌雨看我走近,怯怯的不敢動彈,只是呼吸越來越急促,俏麗的臉上全是暈紅。我把她抱起來,手伸到她的裙下,原來她跟左雪一樣沒穿內衣,腿間濕淋淋的全是蜜!我捋起她的上衣,露出一對堅挺渾圓的房,那淡粉紅色如花蕾般的頭嫩嫩的誘人之極,我湊上嘴去吮吸著她的頭,抱住她肥美的圓臀,讓她探到頭的位置后,入花唇,就是一。

    “!痛!绷栌臧櫰鹆嗣碱^,用手推著我,我吻著她安慰說:“一會就不痛了!蔽腋杏X凌雨的嫩逼里很緊!帮h飄,你的太了,我怕!绷栌晷捏@膽戰地說!安灰,一會就不痛了!蔽业脑诹栌甑辣诘拇碳は略絹碓介L。我使勁一頂,進去了一半!鞍 !”凌雨咬住我的肩頭,我又把慢慢抽出!斑痛嗎?”

    “好~~好點了~~”凌雨有些嬌羞地說!拔矣謥砹伺!蔽沂箘乓豁,我猛地進去了一大半。凌雨尖叫著抱著我渾身不住地顫抖,我低頭時看到我的紅了,上面有鮮血。我知道這是凌雨的處女膜破了,我興奮極了。

    吻了凌雨一會兒后,我看到她緩過勁來了,就開始抽送,速度越來越快!芭丁丁!绷栌臧欀碱^輕聲呻吟著,漸漸的我的一下比一下深,她的呻吟聲也就一下比一下大。

    “啊……啊……啊……”我將凌雨抱到床上。凌雨看到我上的血,臉羞得通紅,閉上眼睛都不敢看我了,我讓凌雨騎在我的身上,她紅著臉手扶著我的,緩緩地塞進她的嫩逼里,上下套起來,而我用雙手使勁揉抓她飽滿的子。凌雨漸漸地越套越快,越套越深。

    連打兩我堅持不住快了!鞍 檬娣绷栌旮呓。一股熱流從道深處了出來!鞍 蔽乙泊蠼,身體一陣顫抖,將全部進這個美麗處女的道深處。

    左雪笑瞇瞇地走了進來,看著凌雨流淌著白色的花瓣只是笑不說話,凌雨羞得將頭埋在了枕頭里面不敢抬起來,我拉左雪上床來,我們三個人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休息,東拉西扯了吻來去,直到都餓了,她們兩個才光著身體到廚房去弄菜去了,因為我把她們的衣服搶去不讓她們穿,反正沒人看見。

    過了一會,左雪被凌雨推了進來。只見她紅暈滿面地靠了過來,說她們要我做人體餐桌!這怎幺行?但就在左雪溫香軟玉的央求中,我吸著她豐滿高聳的房,不知道怎幺的就答應了!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是我要求我的雙手享有自由的權利,想哪都行,她們答應了!

    于是,我躺在餐桌上,任由她們把菜放在我的身上?粗鴥蓚美女一絲不掛的赤裸著,玲瓏浮凸的體,那飽滿的房和肥圓的臀部,最迷人的是她們臉上那似語還羞的嬌澀,我的心都醉了。

    這頓飯,就在我們來去中吃完了,到最后,她們還把冰淇淋涂在我的上,吮吸著吃甜品,說是想要把我的也吸出來,不得不說,這兩個未來的女研究生,真的玩得很瘋狂。

    當然了,我的她們是沒有吸出來,不過最后我主動說要幫她們在學校里為她們挑選合適的導師,畢竟我是內部學生,天天和教授們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情況比她們兩個外地生要熟悉得多!

    左雪和凌雨雖然畢業于一所很爛的大學,但她們的成績卻都很好,只過了幾天,我就成功地將她們引薦到了我們經濟系的一位授課教授那里,那位教授也是服務科學研究所的副主任,通過測試后,很快她們就成為了那位副主任教授的研究生,而這兩位喜歡逛色色論壇的研究生學姐,也就成為了我最忠實的友!

今天是個周末,我正準備睡午覺,顏菲卻突然闖了進來,讓我嚇了一跳,急忙掩上了門,“大白天的,讓別人看見怎幺辦?”

    “呵,公寓里的人都回家了,哪有人?”顏菲今天又穿上了白色短裙,上身一件粉色緊身t恤。她走進來坐在了床上,把兩條腿搭在了我平時坐的椅子上,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

    “你……不會是又想要了吧?”我知道這個學姐需索無度、浪十足,每回不被干得爬不起來,決不喊停。

    “喂,你看上去不愿意啊,是不是昨天跟哪個玩得很瘋狂?”顏菲忍不住叫了起來,非常不高興,“我一個學姐讓你白玩,你該高興才是。我還沒說什幺呢,你倒好象受了委屈似的!”

    “呵呵……沒有……沒有……”

    我只得干笑,因為昨晚和左雪兩個做得異常激烈,達到好幾次高潮,我將她們得爽得暈過去好幾回,最后軟得站不起來,所以今天我也沒什幺神?涩F在顏菲又急不可待地跑來,實在是有點勉強!

    我的身體向來強壯,而且又注意鍛煉,但天天這幺瘋狂,我也不知道身體會不會吃不消。雖然這段時間我也沒覺得有什幺不對,好象還神了些,所以在床上也就不太克制自己。

    顏菲以手作枕,半躺在床上,一副很愜意的樣子?戳宋乙粫䞍翰砰_口:“周末兩天,安琪要回家,不能來吧?所以……呵,我幫她把兩天的份量一次做足,免得你自己打手槍!”我苦笑,心想就算沒有安琪,還有席雅啊,就算席雅也不在,現在還有左雪和凌雨那對超猛的研究生學姐啊,我用得著打手槍幺?

    不過這些話我可不敢跟顏菲說,她雖然不是我的正式女朋友,但心眼卻是小得很,對著我有極強的占有欲,我倒是有些喜歡她這樣。雖然她是別人的女人,但學姐的浪騷,真的能讓我體會到真正的愛快樂!

    “喂,你還在愣什幺!難道要我自己上來幺?”這個學姐簡直就是妖轉世,我欲火頓時冒了上來,胯間已是怒舉。深深吸了一口氣,撲到她身上,滾在了一起。

    看到這種情況,顏菲顯得很滿意,握著的手開始套弄起來……

    其實,自從被安琪的男朋友在公車上強奸發生了關系后,顏菲也很后悔,心里直怪自己,竟然讓才見面的學弟強奸了身體,而且后來自己還主動倒貼,一想起來就覺得郁悶。雖然,和他做愛時產生的空前快感,在現在想來是那幺回味無窮,但是總認為自己吃了大虧,并且對不起男朋友,顏菲幾次都對自己說做過這次就不做了~~顏菲雖然表面上很放蕩,但實際上內心深處,還是一個保守的女孩子,只是格上比較大大咧咧的,什幺怪話都敢說,看上去放得很開而已。

    然而顏菲發現,幾天過后,自己的欲火又周期的上漲了。找男朋友做了幾回,覺得他變得更弱了,更不能滿足自己,這樣忍了幾天,她實在是忍不住了,今天在確定我的室友們都走了以后,便偷偷地溜了出來。

    胯下熟悉的快感不斷傳來,我微喘著享受著,過了一會兒,終于難以自禁,把顏菲推到了床上,扯去她身上的衣服,很快兩人就裸裎相見,我把顏菲的雙腿夾在了腰間,充分勃起的頭已頂在了她的私處。兩人都是迫不及待,相互對挺,“滋”的一聲,入了早已濕滑的小中。

    “啊……”顏菲美得雙目一翻,發出滿足的聲音。箭在弦上,我也不再猶豫了,奮力一頂到了她小的盡頭,然后開始快速抽,發泄無盡的欲望。

    屋內頓時響起顏菲的叫聲:“哎呀……啊……好深哪……好啊……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我要……泄了……泄了……”說完,猛然泄出。受到灼熱的沖擊,我只是身體微抖了一下,繼續有力沖刺著。

    顏菲很快又進入了狀態,美得無以復加,兩腿一伸勾住了我的腰,屁股上下挺送著,配合他的抽。

    “啊……我……你的好……好大……啊……頂到了……頂到花心了……啊……好老公……親老公……不要頂那里了……不要啊……啊…好啊…啊……弄死人了……啊……哎呀……哎呀……又要來了……啊……來了……來了……”下身猛地一挺,大量水從我們抽的縫隙中飛灑了出來,濺得到處都是。

    連泄兩次的顏菲,顯得有些嬌弱無力,很難得到滿足的她,在安琪男友面前卻是那幺容易高潮?粗叱焙竺宰淼碾p目,嫣紅的臉頰,卻仍舊吃力地把豐臀撞向自己,我頓時興奮起來,只覺得意氣奮發,當下把她的兩條腿扛在肩上,全身都幾乎壓了上去,頭也已沖開花心頂到子里,完全沒入小。

    顏菲兩眼翻白,幾乎暈了過去,兒口像噴泉般津津的飛濺著愛汁。

    “啊……我死了……我要死了……好飄飄……你真是我的親老公……哦……好舒服啊……啊……爽死了……啊……來了……來了……啊……啊……怎幺這樣……沒有! 在高潮……嗯……嗯……來了……又來一次……天啊……”高潮持續不斷接踵而來,一股股狂噴而出。

    顏菲極為滿足,渾身無力地倒在床上,勾著我的兩條腿也軟了下來。正在抽的我見狀停了下來。好一會兒,顏菲恢復了生氣,感受到我的陽具依然堅硬,“飄飄,你真是好強,你是我見過最強的男人!”沒有男人不喜歡聽這句話的,我也是一樣,臉上雖沒露出什幺,心里卻很高興。

    “老公啊,你的大名是不是叫李飄飄?”顏菲突然問了一個和眼前沒有關系的問題,見我點頭,笑了起來,“李飄飄!呵呵,這個名字真適合你,你果然是讓人飄飄欲仙!”

    我得意地笑了笑。這時,顏菲又提了一個讓他吃驚的要求:“飄飄老公,我要小便,你快抱我去廁所!”

    “你……你說什幺……”我吃了一驚,心想正在她里,她居然提出了這種要求?“抱我去小便!人家被你弄得那幺慘,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鳖伔埔桓蔽臉幼。

    不由分說,她兩腿又纏在了我腰上,雙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我無法,又想反正公寓里不會有人,便答應了。

    我住的是高級公寓樓,四室三廳的大套間里當然配有豪華洗手間,本來從我房間到廁所并沒有幾步,但現在有個妖似的顏菲粘在身上就不一樣了。

    她說是小便,其實是體驗這種刺激的做愛,小里還著我硬挺的,每走一步都會重重的戳在花心深處,又不敢大聲喊出來,只是“哼”“哼”地輕聲亂叫。

    我的體會就不一樣了,既緊張又興奮,每走過一間房間門,雖然明知道里面沒有人,我的心也要跳跳,擔心里面突然走出人來。

    走了兩分鐘才到了廁所,顏菲已是嬌喘息息,渾身發燙,水滴滴答答順著二人交合處,流到地板上。

    我抽良久,又加上了這種新的刺激,也是處在了即將爆發的邊緣,見到了,就要把她放下來,顏菲卻叫道:“不要不要,地上有水,不許放我下來!”見到我無計可施的苦惱樣子,笑了一下,臉上微帶著紅暈,“你就這樣把我轉過來,給我把尿!”

    “什幺!”我再次石化,兩眼像看怪物一樣看著顏菲。顏菲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大聲道:“快點了,我都不怕,你怕什幺!……對,就是這樣,也不要離開我……”

    這樣的姿勢雖然有些難度,但還是完成了,她肥滾滾的圓臀被我的兩手托著,兩條腿分開了很大的角度,而戶里卻還著陽具,一滴滴拉著絲慢慢流到地上。

    我維持這個姿勢很累,不能把她的腿抬得太高,還要努力往前挺出去。然而,給我的感官刺激卻很大,學姐正滴水的烏黑的毛,紅腫的縫,以及那羞人的姿勢,令我幾乎抓狂,也不管她是不是要小便,腰桿一挺一送抽送起來。雖然活動范圍很小,刺得也不深,但卻被小夾得很緊,耳邊顏菲的嬌吟聲也越來越大,加重了我的快感。

    被我這樣抱著,顏菲自己也覺得很羞恥,但她就是要把這種刺激當作高潮時的調味品。由于姿勢的原因,陽具不能深,頭只能在道內的三四寸摩擦,而那里是她除花心之外的另一個敏感點,只不過磨蹭了幾下,她就叫連連,雙頰嬌艷欲滴,小正對的地面已形成了一個頗具規模的小水灘。

    “啊……”終于,在發出一聲驚心動魄的嬌吟后,她達到了高潮的頂峰,心內激烈的收縮,大量的飛瀉而出。

    我只覺頭陣陣發麻,快感強烈。突然,我看到一幅奇景,顏菲高潮的同時,一道微帶黃色的體,從她道口上方出,劃出弧形的軌跡落在了地上。

    看著因高潮而失禁的女孩,兩股熱流一起從下體噴發的奇景,我再也忍不住,虎吼一聲,大量的沛然而出,擊打在花心處,讓懷中的顏菲不禁打了個哆嗦。

    終于,兩人都結束了高潮。顏菲軟縮在我懷里,仰頭癡迷地看著我,看著這個給她帶來如此快樂的學弟,心里很是復雜。但她很快又恢復了本,用指甲刮撓著他手臂上的肌膚,嘴里笑道:“飄飄老公,想不到你的體力也好強。抱了我這幺長時間,你不累幺?”

    我有苦自知,高潮釋放的時候,全身的力氣也好象一起被釋放,胳膊早就酸麻了,“如果你還不下來,我可要把你扔到地上了!”

    “不要,我要你抱我回慶上去!”顏菲對我撒著嬌,一點沒有學姐的樣子,沒辦法,我只得又將她抱回床上。

    回到床上后,顏菲無力地軟趴在我身上,臉上泛著高潮后的嫣紅,鼻尖還微帶著幾粒細細的汗珠,半閉著雙眼,似乎睡著了,口中時而發出一些呢喃之聲。

    我看著她,突然生出了愛憐之心,因為睡著的顏菲很是清純,一副乖乖女的模樣,我心中一動,就去吻去她鼻上的汗珠。

    可甫一接觸,顏菲渾身一震,笑吟吟地睜開眼睛看著我。我被她這樣盯著,自己第一次有了強奸犯的感覺,頓感手足無措。顏菲只是想看看我窘迫的樣子。盯了我一會兒,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

    “飄飄,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不知道你答不答應?”顏菲突然說道。

    我想了想,道:“多半不是好事,否則你這個丫頭干嘛要和我商量?”

    “看不出你還挺會推理的!不過,這次不一樣,絕對是好事!”看到我露出懷疑的臉色,顏菲一笑道:“如果有一個絕色美女向你投懷送抱,你高不高興呢?”

    “絕色美女,你說你自己幺?”我笑了起來,顏菲倒是擔當得起這四個字。

    “什幺啊,我說的那個絕色美女,可比我漂亮多了,不過別人不一定愿意呢!我是說,如果有這種可能,你會怎幺樣呢?”顏菲問我。

    “開玩笑吧……人家都不愿意的!”我抓住了她的語!

    “不愿意有什幺?難道我和你最開始我是愿意的幺?”學姐恨恨地瞪著我,大概又想起了在公車上被我強奸的時候。

    我只得苦笑,“難道你也叫我去強奸她?”我心想要是人家報警,那我不得去吃牢飯啊。

    顏菲卻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我不會叫你強奸她的,就算強奸了,她也不會報警的!笨粗乙荒樏曰蟮臉幼,她又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會叫的狗往往是不咬人的!

    “……什幺意思?”我不解地問。

    “呵呵,我的意思就是說,真正蕩的女孩是不會讓你看出來的,她們會把自己偽裝得很好。和這些人比起來,我這種讓人一看就知道很蕩的女孩,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

    我似乎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反復推敲著顏菲的言語,而更我他震驚的還在后面。

    “我們學校就有這樣一個哦,要不是我無意中發現她的秘密,現在還蒙在鼓里呢。飄飄老公,你想不想知道她是誰呢?”

    “是誰?”我才來學校沒多久,連人都認不全,當然不知道學姐說的是誰了。

    “呵呵,我,你很著急!是不是很想和她做?”面對她的嘲笑,我臉上微微一熱。

    “飄飄老公,你第一次和我出去,就敢在公車上強奸人家?磥怼畷械墓凡灰恕餐瑯舆m用你呀!”顏菲看著我笑。

    我頓時無地自容,顏菲說得并非沒有道理,我也弄不清自己當時膽子為什幺這幺大。顏菲也適可而止,不再捉弄我,把嘴貼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了幾個字。

    我臉色一變,叫道:“不可能,怎幺可能是她?”我完全不相信她的話。

    我的反應早在顏菲的預料中,一點也不覺得奇怪,說道:“我剛知道時,也和你一樣不敢相信!但實情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

    “你是怎幺知道的?”我驚訝地問。

    “呵,這個可不能告訴你了,我答應過她的!鳖伔朴值,“反正是我親眼所見,你愛信不信!”

    “……”我還是不敢相信,印象中,那個學姐有著現代人少有的溫柔靦腆,行為舉止斯文矜持,衣著也是中規中舉、文雅得體,而且據說學習也很好,幾乎年年拿獎學金……是一個幾乎集古人和現代人優點的高貴氣質的美麗女孩。這樣的一個女孩會是那樣的人?

    “怎幺會?她連說話都會臉紅害羞,怎幺會是你說的那樣?”我看了一眼顏菲,從外形上看,雖然學姐也算是漂亮女孩,也許并不輸給那個女孩多少,但若論氣質風度,真的只有“絕色美女”四個字才配得上她說的那個學姐了。

    “這你就不懂了,也許以前的她,的確是你看到的那樣,有著很強的道德守觀念。但是,越是這樣的女孩,處境就越危險,一旦她們高高在上的道德防線被攻破,帶來的崩潰就會是災難的!闭f到這兒,顏菲停了下來,問道:“我,我說的話你能不能理解?”

    我想了想才道:“你是不是想說‘破罐子破摔’,自暴自棄的意思?”

    “呵呵,差不多了,我就是想說這個道理!

    我一陣默然,不知道那個學姐到底發生了什幺,才變成這樣,只是為她深深惋惜。

    “我,我說了這幺多,你到底想還是不想?”顏菲再次問起這個。

    “這個…”我一時不知怎幺說。要說不想,那是假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那個學姐是全校所有男生的夢中情人,當之無愧的;ò袷,當然也做過我的幻想對象,但也僅僅是幻想而已,因為她實在太完美。而且說句不客氣的話,即使她真如顏菲說的那樣,也不可能輪到我,學校里那幺多男生,哪個不比我這個新生強?就算她再再蕩,也絕不會找上自己的。

    顏菲輕輕走下床,穿起了衣服,過了會兒,開口道:“飄飄老公,你發現沒有,你好象變得越來越厲害了,我都應付不了你了。尤其是剛才,我幾乎以為自己已經被你干死了!”

    聽了她的話,我干笑問道:“所以你才想再找個人,為你分擔分擔?”顏菲笑道:“飄飄老公,別愁眉苦臉了,我會有辦法的,呵呵,你就等著上那個學姐吧!”

    我聽了本想阻止她,但另一個念頭讓我放棄了。那幺美麗的學姐,要是正常情況,自己永遠不可能有機會的,但現在機會已來到,難道要錯過幺?她那薄薄的衣服下,是否也有著和外貌同樣美麗的身體?

    那可是整個大學蟬連三屆的;ò,而我的正牌女朋友安琪,才只是經濟學系新生一年級系花而已。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