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飄飄欲仙 高H文串燒3

飄飄欲仙 高H文串燒3 - 飄飄欲仙 高H文串燒3

本文為互聯網轉載、如有侵權請聯系取消。




一個上午的課結束了,教學樓里逐漸變得嘈雜,熙熙攘攘的學生們紛紛走了出來。有人曾戲稱,小學生下學是一隊一隊的,中學生是一堆一堆的,而大學生則是一對一對的。雖然有些夸張,但談戀愛在大學里確實是非常普遍的,隨處可以見出雙入對的情侶,而且已漸漸成為校園一景。

    人群中,也有一對很引人注目,不過不是情侶,而是兩個女生。左邊的一個穿著粉格連衣裙,腳下一雙紅色的小涼鞋,圓圓的臉蛋,大大的清澈的眼睛,襯托著唇紅齒白很是姣好的面孔,齊肩的短發隨著微風起伏,顯得清純、活潑、可愛。

    另外一個女孩,則是瓜子臉型,白玉般皎潔的面龐,一對細細的彎眉下是如黑寶石般深邃明亮的雙眸,俊俏筆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表現出她溫柔文靜的氣質。

    毫無疑問的,這兩個女孩都是少見的美女。二人很親密地拉著手,說說笑笑朝著宿舍走去,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男生的熱切目光和女生們的羨慕嫉妒。

    而且許多人都知道,她們是整個學校里出名的美女,左邊的那個叫顏菲,是經濟系二年級的系花,而另一個女孩則叫計筱竹,則是從進學校到現在,都一直穩穩地坐在;ǖ奈恢蒙蠠o人能捍動。

    我和安琪還有席雅坐在食堂里?粗鴣韥硗膶W生們,不禁又想起了顏菲前幾天說的話。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相信那是真的。就在這時,兩道倩影出現在我的視線內,我心中一動,目光落在其中一個身上,直到她們離開了視線,這才收回。

    “這幺出眾的學姐,真是那樣的人?”我再一次自問。

    進食堂時,顏菲似有意似無意地瞟了我一眼,而計筱竹則正說得高興,并沒注意到我向她們投去的復雜目光。

    “嘿,安琪的男朋友在看你呢!”顏菲低聲地說,計筱竹本來愉快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紅暈,低頭“嗯”了一聲!拔覀兇蛄孙埲ズ退麄円黄鹱?”顏菲興致勃勃地拉住了她。

    “不要!庇嬻阒袢崛醯胤磳。顏菲也沒有堅持,只是古怪地笑著,兩人各要了一碗飯,又要了一份大鍋菜,遠遠地坐了開來。

    “筱竹,剛才走出食堂時,你發現什幺沒有?”剛坐下來,顏菲就很神秘地問道。

    “沒有啊,怎幺了?”

    “安琪男朋友看你的目光非常熱切,他好象很喜歡你哦!”

    “小菲,別瞎說!”計筱竹臉上微微一紅。

    顏菲笑了一下,沒再說什幺。過了一會兒,她又問道:“你這幾天,有沒有去找你的斯密特朋友呢?”

    計筱竹突然滿臉紅暈,看了看四周,低聲道:“小菲,你說過不再提這件事的,怎幺還……”

    “怕什幺,他們聽不到的!鳖伔坪敛辉诤。

    “他……他走了,上個星期回國了!庇嬻阒裰缓谜f道,言辭中略帶著幾分惋惜。

    “是幺?那真是可惜!”雖然這樣說,但顏菲眼里流露出的神情卻截然相反,而接下來的話更是讓計筱竹心跳:“沒有你的黑人朋友,不知你以后的日子能不能熬得過來呢?”

    計筱竹突然抬起頭,緊閉著雙唇,雖然連頸子也紅透了,可目光還是緊緊盯著顏菲,一句話也不說。

    顏菲卻似沒看到一樣,繼續說道:“黑人是世界上能力最強的男人啊,筱竹,你真是好運,像我們可就沒這等福氣了!毖劬︻┲,充滿了笑意,“怎幺樣,是不是很爽?”

    計筱竹看了她一會兒,突然也笑了笑,埋下了頭,“如果你不想吃下飯的話就繼續說吧,我是無所謂!

    “呦呵,生氣了?呵呵,其實那也沒什幺的,七情六欲很正常,你干什幺不想讓別人知道呢?怕影響別人心目中你的玉女形象幺?”看著計筱竹一點反應也沒有,顏菲若無其事地伸了個懶腰,“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你竟然還會去搞援交,真是太讓我意外了!”

    此語一出,計筱竹臉色頓時白了,手里的筷子也掉到了桌子上,“你……你是怎幺知道的?”

    “只怪你運氣不好,那天你找的男人,是我一個朋友的學長,已經工作好幾年了。當他得意的形容你如何漂亮如何清純時,我就猜到可能是你了,不過,我現在可以肯定了!呵呵……”

    “我……我只是一時缺錢而已!

    “少來了,你是個缺錢花的人幺?而且只要了一千塊,那也叫缺錢啊,比最便宜的小姐還少呢!呵呵,別以為我不知道哦,說是援交其實是想去享受愛。我說得沒錯吧?”

    計筱竹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剛才發白的臉又變成了紅色。

    “有時,我真是搞不懂你!學校里那幺多男生,隨便找一個做男朋友不就完了幺?竟然為了面子,寧可去找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唉,真是服了你!”

    看著說不出話的計筱竹,顏菲嘴角又泛起微笑,知道她快要撐不住了。兩人都不再說話,沉默了片刻。

    “你呢?”計筱竹忽然抬起了頭,冷笑著問道,臉色恢復了正常。

    “我?我怎幺了?”

    “嘿,你不是說我死要面子嗎?那你呢,你為什幺又找上了安琪的男朋友呢?”

    顏菲也愣住了,好一陣才恢復,問道:“你又是怎幺知道的?”

    計筱竹的嘴角也泛起了微笑,“小菲,我也想不到你的膽子會那幺大,竟然和安琪男朋友做愛做到了廁所!那天我正好到男生公寓樓去還書,到了安琪男朋友的公寓門口卻聽見有女生叫床的聲音,當時我吃了一驚,又仔細聽了聽,才明白你們在干什幺!你還一邊高潮的同時一邊抖腿放尿,我想,你一定也很爽吧!呵呵,這只怪你運氣不好!弊詈笠痪湓,卻是學顏菲剛才說的。

    顏菲死死看著計筱竹,好象第一次認識她,好久才道:“呵呵,想不到一向彬彬有禮的;ㄒ矔f這幺俗的言語,我今天真是賺了!”計筱竹不慍不火,臉上還帶著微笑,“你想不到的

    還有很多呢,你要是有時間,我可以一一講給你聽!

    她們談了這許多話,也不知過了多久,偌大的食堂只剩下寥寥數人,兩人碗里的飯都沒吃多少,想必早就涼透了。

    顏菲的心情非常糟糕,本來想利用抓住的把柄好好打擊一下計筱竹,讓她方寸大亂以便達到自己的目的?墒窍氩坏,自己的把柄也落在了人家手里,氣氛又弄得這幺僵化,真不知該如何收場。

    “小菲,你把我叫到這里來,又和我說這些話,到底是想做什幺,能不能告訴我?”計筱竹又說道。顏菲一陣猶豫,不知該不該說出來,而她想不到,更吃驚的還在后面。

    “你就是不說我也知道。你想把我也送給安琪的男朋友,對不對?”

    “你……”顏菲瞪大了眼睛,一時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那天你們后來說的話,我不小心也聽到了!笨粗伔企@訝的樣子,她得意地笑了笑,繼續道:“而且你們也很不小心,雖然把門關緊了,但窗簾卻夾在了窗戶上,露了一角出來。呵呵,雖然很小,但已足夠看得很清了!而且,我的手機又恰巧有照相功能,所以呢,我當然不能不利用這個資源了!”

    震驚之余,顏菲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計筱竹,這真是那個計筱竹幺?那個溫柔靦腆、和人說話都會臉紅的清純;?本以為她跟自己一樣,只是欲比較強而已,誰想到竟會有這幺深的機心這幺令人不齒的手段。

    “哼哼,我們的;ㄐ〗氵真是無聊,不僅躲在別人窗下聽叫床,還饑渴到偷拍人家的黃色照片!”反正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已經不可能善了,顏菲說話不再客氣。

    “說話還這幺沖啊,你不怕我把你的照片傳開?”計筱竹那漂亮的細長的雙眉挑了挑。

    “哼,我想你不會這幺笨吧,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情也宣揚一下?就是傳開又怎樣,反正安琪男朋友才是最倒霉的,和安琪分手是肯定了,只怕再也沒人會喜歡他。我頂多是名聲差些,和現在這個男朋友分手,那也沒什幺,反正我不喜歡他了!彪m然這樣說,但顏菲知道,自己并沒有把計筱竹的事情拍下照片,可信度和說服力自然遠遠不及;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在乎名聲,那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計筱竹卻突然沉默了,目光注視在顏菲身上,不知在想什幺。顏菲毫不示弱地也看著她,她不想在氣勢上也輸掉,否則,自己就真的完了!靶》,我想和你好好談談!庇嬻阒耖_口了。顏菲愣了愣,道:“你想怎幺談?”

    “其實,我也不是存心想拍下你的照片。那天我和斯密特去賓館的路上被你碰到了,事后,我很害怕,有幾夜都睡不安穩,我真的很怕,怕你傳揚開,那樣的話我的形象就毀了,于是我就……”她沒再說下去。

    顏菲思潮翻滾,計筱竹這樣的;,肯定把名聲看得極重,即便是沒有證據的捕風捉影,也會對她多多少少造成不利,而且對于這類事,人們一般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幾近完美的她當然絕不容許發生這樣的事?傊,雙方要是都不讓步,那誰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兩人又一陣沉默,不過氣氛卻比剛才緩和了許多,也無聲的達成一種協約。

    “不過,有一個問題,我實在是想不明白!”計筱竹打破了沉默,“你為什幺要千方百計地拉我進來,把我送給安琪的男朋友。你到底是出于什幺目的?”

    “你不是都聽到了幺,那個小家伙很討人喜歡的……”

    計筱竹打斷了她的話:“如果你還要說這個理由,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了,我想聽的可是真話!”到了此時,顏菲當然不會再小看她的智商,可是真話卻難以出口,要是說了只怕她會立即翻臉也說不定。

    “算了,反正這也無關緊要了,你不說,我自己也會慢慢猜到!庇质且魂嚦聊。

    計筱竹看了看顏菲,突然臉紅了起來,“小菲,我……我還想問你一件事!”

    “什幺?”顏菲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計筱竹猶豫了猶豫,終于還是問道:“安珙的男朋友,他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很厲害?”

    顏菲一愣,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計筱竹臉上的紅云蔓延到了她雪白的頸子上,嘴里囁嚅著:“其實……其實我只是有些好奇,看見你被安琪的男朋友弄得那幺舒服,我也……我也……”

    顏菲甚至覺得自己聽錯了,本來以為沒戲了,想不到竟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折。愣了片刻,她又恢復了她的招牌笑容,“呵呵,很簡單啊,試試不就知道了幺?有你這個大美女;ㄖ鲃铀蜕,小飄飄還不知道有多高興!只怕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呵呵……”

    計筱竹卻連連搖手,“不不,第一次我不想主動送上,那樣會被他永遠看不起的!

    “那……那你想怎幺辦?”顏菲實在是想不通,這個女人為什幺這幺死要面子,反正都是要上,哪來那幺多說道。真是應了那句話:既想立牌坊,又要做婊子。

    “你去和他說,說你拿著我的把柄,在你的要挾下,我不得不答應你們的要求。這樣,他就不會看輕我了!币娝有些猶豫,計筱竹又道:“放心好了,不會露出破綻的。到時,我會裝出一副楚楚可憐、恨恨不平、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的,他肯定會上當!”

    顏菲再一次愣住了,呆呆地看了計筱竹好半天,她突然發現自己先前的計劃是多幺愚蠢,那種計劃只能對付沒大腦的漂亮女孩。而眼前的這個女孩——她心里暗暗決定,以后無論發生什幺,也不和這個叫計筱竹的人做對了。

    還有一點也讓顏菲想不透,為什幺這個女孩還會臉紅呢?一邊靦腆害羞的像個處女,一邊卻在熟練地做著種種無恥的事情。為什幺?為什幺這兩個極端都能表現在一個人身上?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很久沒有臉紅過了,而且也絕對裝不出來。

    也許,這樣外表端莊而內心放蕩的女人,才真正令男人心動吧。她心里這樣想著。
這頓漫長的午餐終于結束了,顏菲擺脫了計筱竹,一個人回到寢室。悄然在床上坐了一會,突然抑制不住傷心,趴在枕頭上哭了起來……

    我也不好過。在食堂時,我看見顏菲和計筱竹路過時,顏菲悄悄向我使了個眼色,我頓時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想著以學姐的聰明和潑辣,肯定會把事情辦得很順利,就安心地回去等好消息去了。

    時間一點一滴慢慢過去了,顏菲一直沒來找我,令我坐臥不安。心里也是患得患失,既期待又擔心。越是心焦,時間仿佛過得就越慢。太陽已西墜,又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我卻沒了那個心情,一個人留在房內靜靜地發呆。

    而就在這時,等待已久的敲門終于響起了,在門外的,是顏菲如花般的嫵媚笑容……室友們都去吃飯了,我連忙把她讓進房間里,關上了門!笆茬!她……她是被你強迫的?”我非常吃驚,剛聽到好消息時的興奮一掃而空。

    “當然了,要不是我拿捏著她的七寸,她有那幺容易乖乖就范幺?那幺漂亮的女生,怎幺會愿意讓你上呢?學校里那幺多男生,有的是比你強的呢!鳖伔埔贿B串說道。

    “不行,這事絕對不行!”我搖頭拒絕。本來我心里就搖擺不定,那幺漂亮的學姐,就算她是心甘情愿,我也會覺得很虧心,而聽了顏菲的話,更讓我嚇了一跳。怎幺可以!開什幺玩笑!難道我是傳說中的強奸慣犯?

    顏菲微微一笑,“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去告訴安琪,說你在公車上強奸我!

    溫柔的聲音,聽在我耳里,卻不啻驚雷,“你……”

    “你說,安琪是會相信你,還是相信我?”

    “我……”我一時說不出話,臉都變白了。

    “呵呵……”見到我害怕恐懼的表情,顏菲笑了起來。和計筱竹提醒自己的一樣,小飄飄雖然有時候膽子很大,但絕對不是一個暴力擁護者,那天要不是自己在公車上默許他,只要瞪他一眼,估計就把他嚇跑了……所以說,這個小家伙還是很容易對付的。

    “小飄飄,我不是跟你說了幺,計筱竹很放蕩的。第一次她可能不愿意,這點我承認,但不愿意的理由無非是你是安琪的男朋友而已,她當然拉不下臉。只要你讓她嘗到甜頭,讓她體會到別的男生不能讓她享受的快樂,我敢擔保,以后就是你不逼她,她也會主動來的!呵呵,那時,你就可以安心地當;ń憬愕拿孛芮槿肆!

    在威之以脅和誘之以利兩種手段結合之下,我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仔細想想,顏菲的話也似乎很有道理。

    “不過,我真的有你說的那幺厲害嗎?我比所有人都強嗎?”我有點不敢相信地部道。

    “呵呵,這你就別擔心了,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你的能力了!計筱竹那樣的女人,別人對付不了,但你嘛,那簡直可以說是手到擒來、游刃有余!鳖伔频哪樕闲Φ煤荛_心。

    在顏菲的授意下,我在晚上悄悄地來到了女生公寓,躲過門衛從廁所翻了進去,顏菲將我放進了一間豪華的單間套房中,這是也不知道她從哪借來的研究生公寓,我心驚膽戰地坐在床上,昏黃的燈光下,映照著的是我緊張、興奮、而又有些無奈的臉,我偶爾也會瞟一下左側,因為那里坐著一個非!安婚_眼”的人,顏菲學姐到現在還不離開,也許她本就不打算離開。

    我猜得不錯,顏菲本來就是不打算離開。如此好戲怎能錯過?她想方設法的拉計筱竹來,就是為了現在。她一點也不在意我屢屢投去的不滿目光。我們兩個人各有各的心事,都緊張地期待著……

    計筱竹終于來了。在我們等得即將崩潰信心的時候,她來了。

    “這個家伙,太會利用人的心理了!”顏菲恨恨地想著。當她抬頭看到計筱竹的裝扮,不禁一呆。

    計筱竹只穿著一件無袖的半透明紗衣,緊緊地將曼妙身形藏在其中,而且還隱約可以看見前的兩點嫩紅,原來她并沒有戴罩,還有一雙晶瑩的小腿露在在外面,赤著的小巧可愛的小腳放在粉色的印著史努比的拖鞋里。

    頭發有些濕漉漉的,有幾縷搭在臉上,還帶著水珠,像是剛洗過澡的樣子,身體似乎因緊張而輕輕發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臉上帶著三分薄怒、三分羞澀、三分可憐。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看見白臂膊,就想起全裸體,然后就想起生殖器,想起交……”

    感而又清純,這是她的第一印象。而計筱竹看見自己在這里,竟然一點也沒顯出驚訝,就像沒看見一樣,這反而讓自己變得很驚訝。顏菲不得不佩服;ǖ逆偠,因為這是她事先沒有告訴計筱竹的。

    “我來了!庇嬻阒褚е麓,幾乎要咬出血,閉上了美目,“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好了!眽褐浦鴳嵟,充滿了無奈,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無法擺脫自己的悲慘命運。

    我已經不會說話了。好美麗的學姐啊,她的每一個神情舉止,她的一顰一笑,無不令我心馳神搖,即便是現在的憤怒也顯得氣質優雅,我幾乎都忘記了自己是來做什幺的了。

    顏菲也被深深吸引了,呆呆地看了半天才恢復。眼前的這個女孩真的和白天的計筱竹是同一人幺?她那嗔怒羞赧的表情真是裝出來的幺?若非事先知情,她肯定也會上當。她真是太佩服這個女孩的演技了。

    而更讓她奇怪的是,計筱竹的那種楚楚可憐的神情,一點也沒有激起她的同情心,恰恰相反,她只想把這個女孩壓在身下,好好地欺負一番。這種想法讓她自己也很驚訝,自己身為女人都會這樣,那我肯定更會有這種感覺了。

    “你還站著干什幺?還不把衣服脫了?”顏菲冷冷地說著。

    計筱竹渾身一震,臉上泛起了紅云,但還是很順從地解著衣服。隨著一陣窸嗦的脫衣之聲,她的身上已是不著寸縷,赤裸裸地站在了我面前,人早已羞得抬不起頭。

    我的呼吸為之一窒,大腦好象一片空白。

    雪白的脖頸,如削的肩膀,而在那之下,是一對豐滿碩大的房,中間一點嫩紅,好象蓓蕾一樣,傲然挺立著。纖細的腰身,平坦光滑的小腹,鴻溝私處的茸茸細草整齊有秩地排列著,還有那渾圓挺秀的大腿……

    我生平從未見過如此美景,即使是顏菲也沒有這幺完美的身體,我不由看得呆住了。顏菲嫉妒的盯著計筱竹的部,那里至少有e了,而自己不過才是c。又轉頭看見我灼灼的目光,更是惱怒。

    “別站著了,去跪到床上!”她又命令著。不想再面對那豐滿得異常的了,讓自己很自卑。計筱竹依舊沒有違抗,順從地上了床,跪趴在那里,可眼眶里卻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裝得還真像!”顏菲想著,又瞪了一眼還在發呆的我,道:“還等什幺!”

    我這才醒過來,目光仍留在計筱竹身上,雖然已看不見她的美麗房,但腰臀的曲線卻明顯地勾勒了出來,在纖纖細腰的襯托下,更顯得豐滿圓翹,粉嫩的私處也是若隱若現,增添無窮遐想。心動之下,我忍不住伸出手,輕輕地撫著。

    “唔……”計筱竹渾身打了個顫栗,擺動著屁股,試圖躲避那只侵犯的手。

    可惜,這樣的動作非但不能改變什幺,反而激起了我的無邊欲火,胯間迅速起了反應,很快就頂起了一個帳篷。

    不知怎幺,越是看到計筱竹露出種種可憐凄楚的模樣,顏菲心里的一股暴戾之氣就越發增長,連她自己也說不清,只恨不得把這個女孩踩在腳下,恨不得自己也長出一把她痛奸一番。

    其實她并不知道,這正是計筱竹想要達到的?此撇唤浺獾囊坏姥凵、一個聲音、一記輕微的肢體動作,都會讓人的心理產生微妙的變化,而且往往當事人自己都會覺得莫名其妙。計筱竹已將這種本領深深掌握,幾乎從未失敗過,眼前的顏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我的由于比較單純,并沒有象顏菲那樣產生虐待欲,只是不可抑制地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欲。

    “啪!”一聲脆響。計筱竹的粉臀上頓時浮現出五個清晰的手指印。

    “騷貨,裝什幺清純!我還不了解你!”顏菲大聲道,用力將計筱竹緊夾的大腿分開,然后又一手按住她的背壓了下去,另一只手則撈住她的腰腿提了起來,擺了一個屁股高翹部大張的羞恥姿勢。計筱竹羞得把臉埋在枕頭里,白玉般的身子瑟瑟發抖。

    我終于看到了;▽W姐那神秘的少女小,嬌好的形狀,像兩片美麗花瓣一樣,粉紅嬌嫩的唇微微裂開,隱約可見嫣紅的膣道,正悄悄地向外吐著露珠……

    很美,只有上天才造得出這樣的圣物。無師自通地,我吻了上去,品嘗著絕色的甘露。

    “!”計筱竹輕叫一聲,“不……不要……”想要把腿夾起來?墒,這樣做的結果是將我的臉牢牢夾住了。突然,她的身子無力地軟了下去。原來,在顏菲的指示下,我含住了她敏感的核,正用力吸吮著。

    “嗯……嗯……”計筱竹很費力地克制著不發出大的聲音。

    我生下來到現在,從沒體會過這幺美妙絕倫的感受。耳邊聽到的是動人的嬌吟,臉上摩擦的是豐滿而又很有彈的臀,鼻子聞到的是醉人的芬芳,嘴里則含舐著銷魂的。這所有的一切,即使是安琪也不曾帶給過我。計筱竹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身上變得滾燙,顫抖得越來越厲害。據我的經驗,我知道她快不行了,也加大了口上的力道。

    “呀……”計筱竹終于叫了出來,身子一陣陣地扭動,似乎想要脫離我的嘴巴。她伏在枕上的頭突然仰了起來,“啊……啊……”身體一陣劇烈的抽動,口夸張地一張一合,股股噴灑了出來。

    我此時已是欲火沖天,顧不得擦去噴在臉上的水,解開腰帶脫去了褲子,蟄伏良久的登時一躍而出,擊在了計筱竹的屁股上,打得她的臀微顫了幾下。

    “唔……”計筱竹又是一聲輕吟。在即將入前,我生出了一些猶豫、一絲理智,自己真的要強奸這個純潔高雅的;▽W姐幺?真的要再次犯下強奸的罪行幺?在我的認識里,計筱竹真的是純潔高貴的,是所有男生的夢中情人。

    但這絲猶豫理智只是一瞬間的事,隨即被涌起的欲焰淹沒。我紫紅的巨大頭在唇片上來回磨蹭了幾下,沾了些水,停了片刻后,我腰部用力一挺,大半陽具了進去。

    甫一進去,我就感到強烈的快感沿著背脊傳入了大腦,只覺得;▽W姐的小里層巒疊嶂,充滿了許多褶皺,那種致命的快樂幾乎讓我立刻了出來。

    計筱竹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安琪男朋友的那個東西和她的黑人朋友差不多大,但硬度卻要勝過不少,而那火燙的溫度更是無與倫比,給她帶來了石破天驚的快感,水頓時源源不絕、滾滾淌出。

    我逐漸適應了下來,雙手捧住她圓滾滾的雪白大屁股,開始抽起來,F在的我已不像剛開始那樣,只知道一味猛沖,多次愛后我了解到了不少的技巧。此時,我用的是九淺一深的法子,十下中只有一兩下撞擊計筱竹的花心,其余的都讓頭在兩三寸的地方刮磨。

    我知道許多女人小內的兩三寸處,是個異常敏感的觸點,因此計筱竹受到的快感沖擊并沒有減少。不過聳動了幾下,就“啊”“啊”大叫起來,圓臀亂挺,水更是泛濫直下。

    見到她突然轉變,我微感奇怪,又想起顏菲先前說過的話,必須讓這個學姐享受到巨大高潮,才能徹底得到她,便更加賣力地抽著。

    “唧唧”的聲不斷響起,水隨著的一抽一,有的順流而下,有的四處濺。

    計筱竹抵著枕頭,雙手死死抓著床單,嬌喘不止,碩大飽滿的房如小兔般跳躍晃動。突然,她尖叫了幾聲,細腰不停地亂扭,接著,內狂泄,又一次到了高潮。

    我將陽具緊緊頂著她的花心,感受著沖擊的快感。隨著不斷噴發,她的花心也一下下狠咬在頭上,道壁緊緊箍著身,那種快感實在是蝕骨銷魂。

    不等她恢復,我又挺動起來。這是顏菲學姐囑咐過的,不能讓計筱竹從快感中恢復理智,要讓她一次又一次顛覆在欲中不能自拔。想起顏菲,我向旁邊看了一下,半天沒動靜,這似乎不符合她的格。

    顏菲坐在床的另一邊,身上已脫得一絲不掛,一手揉搓著部,另一只手在部不斷攪動著,口中呻吟不斷。片刻之后,她大聲呻吟了幾下,加快了攪動,小腹一陣劇烈收縮,達到了高潮。她雙手支撐著床,喘氣休息了一會兒,又抬頭觀看還在戰的兩人。

    計筱竹似乎不堪我的沖擊,上半身趴在了床上,屁股卻依然高舉承受著的撻伐,從后望去更顯得臀部肥圓豐滿,蕩之極,數十下抽后,兩腿突然向后亂蹬,又來了一次高潮。

    看到平時高高在上的;,正被一個新生學弟用獸奸的方式抽著,顏菲只覺得心里一陣痛快。計筱竹那顫動的雪白大腿,不停地出入在嬌艷花房的大陽具,似欲折斷的不盈一握的纖纖細腰,還有那飛濺在空中的粘稠體,這些都給她帶來了強烈的視覺沖擊。

    你不是很高貴幺?我就要看著你被這個小小年紀的學弟奸,看著你在他胯下被干得高潮!顏菲也知道這是她的黑暗情緒作怪,她千方百計想設計計筱竹也是為此?粗嬻阒褚淮未嗡每裥,自己的神獲得了極大滿足,比親身得到高潮還要爽快數倍。

    看著看著,她的暴虐心又浮了上來,目標則是道口上方,那因高潮而翕動不已的可愛菊花。伸手了我和計筱竹的交合處,又順著來到了計筱竹的肛門處,撫了幾下,伸出中指狠狠了進去。

    “呀……”計筱竹大叫著,渾身打了個激靈。顏菲毫不理會,又把食指了進去,狠狠地在里面攪動著,偶爾還用她長長的指甲刮一刮。

    受到了雙重刺激,計筱竹猛地撐起了身子,嘴里忘乎所以地喊叫,聲音高亢入云,小一陣顫動,又一股泄了出來。等高潮結束后,計筱竹又無力地趴在了床上,一直高翹的肥滾圓臀也軟了下去。

    顏菲卻不因此而放過她,“騷貨,起來!”兩指勾住她的腸壁,使勁往起提。計筱竹吃痛,只好又把圓滾滾的大屁股抬了起來。

    我有些奇怪顏菲的舉動,但也沒有太多理會,陽具傳來的一陣又一陣快感實在是太強烈,讓我不敢分心。我很奇怪計筱竹這個;▽W姐,她的身體實在是太敏感了,平均數十下就會達到高潮;而且,她體內究竟存了多少水?每次泄身都象山洪一樣,似乎永遠不會流干。我逐漸發現,真正讓男人心動的就是這樣的女人,她們滿足自己的同時,也滿足了男人,包括生理和心理。

    這個;▽W姐和顏菲是不一樣的。顏菲的騷媚體現在外在的神態舉止上,讓人一看就知道是蕩女;而計筱竹卻是天生媚骨,平時看不出來,可一旦到了床上就騷浪百倍。一個外露一個內在,孰優孰劣不言而喻。

    抽良久的陽具漸漸有了爆發的跡象,快感的積累已達到了頂點。我不再留余地,拼起剩余的力量,狂頂著女孩!芭九尽敝曵畷r大作,女孩肥白的屁股不停撞擊在我的小腹,激起一個又一個美妙的臀浪,虛弱的她已發不出什幺聲音,連些許的反抗都作不到。

    “!”我突然低聲一叫,頂穿花心擠進了子里,滾燙的的終于狂而出——

    計筱竹翻起一個白眼,暈了過去,趴在床上?蛇@沒影響到她身體的反應,意識雖然昏迷了,下體依舊抽搐、痙攣著,釋放出大量的水。直到流完最后一滴,她才徹底安靜下來。

    我極度滿足后,便是極度的疲勞,趴在了計筱竹的裸背上休息著,胯部緊緊頂著她肥美的圓臀上,陽具依然在小里沒有拔出來。

    “呵呵,爽幺?小飄飄!鳖伔频男β曧懺诙。

    “唉,爽是爽了,但是強奸了學姐……”恢復理智,我又開始后悔。

    “呵呵,我,你怎幺到現在還不明白?”

    “明白什幺?”我只覺得昏昏欲睡,勉力睜開了眼睛。

    “強奸這個東西,如果實在無法拒絕,那就只有閉上眼睛去享受了!

    “哦!蔽揖従忺c點頭,然后睡著了。

惺忪著睡眼,我迷迷糊糊兩手一撐就要坐起來,然而,這個舉動讓我徹底醒了。只感覺到兩只手各按到了一具溫暖滑膩的軀體,吃驚之下急忙收手,人卻因此失去了平衡,重新倒在了床上。這才想起來,昨天因干得太晚,兩個學姐都沒有回去。

    當我再次坐起來,呈現在眼前的是兩具美麗的胴體。多美的景致啊,我幾乎以為自己就是在做夢了。我的目光落在了計筱竹身上,那雪白豐滿的身材,可愛動人的睡姿,再加上美麗嬌艷的容貌,足以讓世上任何男人著迷。只是她的臉上寫滿了哀怨,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淚珠,顯得那幺無助,惹人憐惜。

    這時,顏菲的輕笑響在了耳邊:“小飄飄,想什幺呢,是不是又想干人家了?”

    “不是,你不要亂說!”我急忙收回了目光。

    “呵呵,還說不是呢?你的兄弟出賣了你哦!彼兆×宋乙呀浲ζ鸬年柧,套動了幾下,脹得更大了,“昨晚干了那幺久,現在又是致勃勃的,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超人!”她奇怪地說道。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我,早晨男生的欲本來就強烈,更何況有前還有兩個赤身露體的大美女呢?不起反應才叫奇怪。我顯然很尷尬,一句話也說不出,又忍不住看了計筱竹一眼。卻突然發現她的眼皮在輕微跳動,臉上也微微泛紅,原來早就醒了。

    顏菲也看到了,惡作劇的念頭冒了出來,抓住我的手,重重按在了計筱竹那對大房上!鞍!”計筱竹一聲驚叫,坐了起來?匆婎伔坪眯Φ难凵窈臀掖舸舻哪抗,臉一下子紅了,雙手交叉護在了前。

    好柔軟,好有彈!這是我現在心里想的。雖然接觸只是一剎那,但美妙絕倫的感受卻讓我回味良久。我又偷眼看了看顏菲的部,相比之下,就纖小可愛了許多,不過形狀也是同樣的完美。

    顏菲卻老大不樂意了,笑容一斂,瞪著我就要發火。還好這時有門外的聲音救了我,“天都亮了!”,“吃早飯去啦!”女生公寓里鬧喳喳的開始熱鬧起來。

    春宵苦短,我們三人都不知道已經七點多了。我這才想起來該干什幺,急忙穿衣服。

    不過,由于兩個一絲不掛的美女在前,我的兄弟極不配合,上衣也就罷了,穿褲子著實費了老大工夫。更可恨的是那個顏菲,偏偏在此時“挑逗”我,時而揉一揉計筱竹的子,時而又我的陽具,讓本來就不容易的事更是難上加難。而計筱竹看都不敢看我一眼,羞得把臉轉到了一邊。

    讓我奇怪的是,兩個學姐竟然還沒穿衣服,仍是光著身子。計筱竹臉紅著用手遮擋住重要部位,顏菲則毫不在乎。

    “你們……你們不去上課?”

    “呵呵,曠個一兩節也沒什幺大不了!”顏菲笑了笑,繼續說道:“小飄飄,你穿這幺整齊干什幺?吃干抹盡就想跑了?”

    “這……你又想要了?”我有些無力地道。

    “不是我想要,是我們的;ㄏ胍。是幺,筱竹?”顏菲伸手輕輕撫在計筱竹優美雪白的大腿內側。

    計筱竹閃躲著她的撫,憤怒地看了顏菲一眼,但又很快低下了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這顏菲也太過分了,逼學姐逼得太緊了!”我想著,同時也很奇怪,究竟學姐有什幺把柄落在了顏菲手中,以至讓她如此聽話?不過,我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了,因為顏菲已經開始扯我的褲子……

    我仰躺在床上,看著計筱竹跨在自己身上,她一手握著陽具,一手撐開了自己的唇片,對準口之后,慢慢坐了下去,臉上那種羞愧欲死的表情,給我帶來了莫名的興奮。

    若不是顏菲的強逼,她這幺靦腆的;▽W姐是絕不會用這種女方主動的姿勢。

    想到這兒,我心里又暗暗感激顏菲,如果不是她,我這輩子都不可能享到這種艷福。我腰身挺動,配合著計筱竹的起落,只了幾下,一滴滴水便順流而下,打濕了小腹。

    初時,計筱竹盡量克制自己,不敢發出聲音,但隨著快感的逐步加強,再也難以忍受,“……好舒服……啊……好爽……”突然看見我正盯著她看,立即羞紅了臉,閉住了嘴巴?蛇^了沒多久,又叫了起來,圓臀不停地上下起落著,水流得也更多了。

    我也是快感連連,在充滿褶皺的小掙扎,每一下抽動都會強烈地摩擦頭,計筱竹的每一次深坐,都刺激得我吸著冷氣。而她那種欲語還羞、欲拒還迎的神情舉止,更令我心醉神迷,很快就有了的感覺。

    “啊……啊……”計筱竹重重地坐了幾下,小腹一陣收縮,噴出了大量的水,雙手支撐著扶在我的肚子上,低頭嬌喘不止。突然,她又哼聲連連,身上也是顫抖了幾下,原來我已經忍不住出了。

    后我的并沒有呈現疲軟,依舊堅挺地貫穿在小里。計筱竹心里又驚又喜,恢復了些體力,又開始挺動起來。

    昨晚雖然做了很久,但我并沒看到她的表情,而現在,我可以慢慢欣賞了。計筱竹學姐臉上浮現著高潮后動人的紅艷,迷離的雙眼半張半閉,鼻尖上還帶著細小的汗珠,偶爾一槍得太狠,眉頭就會皺起來微微露出痛苦之色,可嘴上卻響著快樂的叫。

    我又順著往下看,她雪白的頸子上也布滿了紅云,一對豐滿迷人的尖挺房在空氣中跳動起伏,兩個嫩紅的頭直挺挺地立著煞是可愛。情動之下,我伸手握住了那對大子,卻不能將它握滿,拇指和食指輕輕地捻動那小小的尖,摩擦了數下,就聽見耳邊的叫聲更加響亮了。

    我正要再往下看,眼前卻突然一黑,顏菲的聲音傳過來:“不要只干她,小飄飄,也給我舔舔,快!”

    顏菲看我們做了好久,早就欲火上漲水泛濫,卻遲遲不見計筱竹下來,情急之下,面對著計筱竹橫跨在我臉上,把戶湊到了我嘴上。我聞了聞少女獨有的氣息,然后用著昨晚的方法,含住了她的核,舌尖來回舔弄著藏在里面的芽。

    看見顏菲擋住了我的目光,計筱竹的表情雖然還是有些迷醉,眼神卻深邃了許多,沖著顏菲笑笑,然后挺起了,似在展示她傲人的尺寸。顏菲仿佛受了很大的打擊,咬著牙恨恨地看著計筱竹。突然,她又笑了,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計筱竹眼前晃了晃,還作了幾個勾舉的動作,好象在說:“你的屁眼,可是被我過!”

    計筱竹的臉立刻變得通紅,也狠狠看了她幾眼。這時,兩個人的臉色都變了變。她們身下的我加快了陽具的抽,嘴上的舔舐也更用力了。迷亂中,兩人又互相對望了一眼,彼此交換眼神后,達成了另一種較量:誰先泄身就算輸。

    我哪知道兩個學姐的微妙心理?兩個美女被我弄得死去活來,我只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使出渾身解數對付著。兩個女孩的叫聲頓時此起彼伏,身體抖動不停,纖腰也不自禁地左扭右擺,水一陣陣地潮涌而出。

    計筱竹的身子要比顏菲敏感了許多,漸漸地,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忍不住了,難以克制如潮的快感,已顧不得較勁,屁股瘋狂地起起落落,“啪啪”地撞擊在我的大腿上,嘴里咿咿呀呀第大叫著,小死命地擠壓緊箍。此時的她,已純粹成了一個蕩婦。

    “啊……我要死了……來了……來了……啊……”驚心動魄的嬌吟后,狂噴而出,量也出奇地多,足足噴了十幾秒,才慢慢止歇。

    顏菲臉上泛起得意,這次總算是她勝了一回?伤]有得意多久,因計筱竹的高潮,我的陽具上也傳來了要命的快感,讓我不能自已,狠狠在顏菲的蒂上吸了一口。本就處在崩潰邊緣的顏菲,立即也放聲尖叫起來,屁股完全坐在了我的臉上,抽搐了幾下后,也噴出了。

    又到了中午,食堂里,還是在昨天相同的地方,計筱竹和顏菲坐了下來。

    “你的演技很啊,我都幾乎被騙了!”顏菲說道。

    “呵呵,彼此彼此,你也不差了!

    顏菲猶豫了一下,說道:“筱竹,你……你能不能……”

    “是不是想要回你的照片?”計筱竹說了出來。

    顏菲一愣,點了點頭。

    “呵呵,我隨便說著玩的,你還真信了?”

    “什……什幺?”顏菲睜大了眼睛。

    “你以為我是什幺?超級特工幺?你以為我真的無聊到去聽你叫床?呵呵,真是搞笑!”看著顏菲驚奇的目光,她又說道:“告訴你,我并沒有去躲在窗戶下聽你們說話,那窗簾也掛得很好,并沒有露了一角出來呢!

    “那你怎幺知道得那幺清楚?”顏菲不能置信。

    “呵,長的腦子干什幺用的,猜也猜出來了。你和安琪男朋友平時的眼神交往就不太對頭,有時候還趁沒人的時候動手動腳的,以為沒有人發現,那天你大中午的跑去男生公寓,一個多小時又滿臉紅艷地回來,呆子也知道你做過什幺;貋碇,又時不時詭秘地看我幾眼,就知道你在打我的主意了。昨天,我把這些猜測講出來試探你后,就知道一切跟我料想的一樣了!

    講完一堆后,計筱竹覺得口有些干了,喝著杯中的飲料,笑意盈盈地看著顏菲。

    顏菲想了半天,搖頭道:“我不信,這都是你編出來的,你不想還我照片就故意這樣說。我問你,你為什幺要那樣做呢?為什幺要說聽見我們的談話,還騙我說拍了照片呢?你能解釋一下嗎?”

    計筱竹臉紅了紅,“其實,我故意那幺說,是想讓你恨我,然后,在床上就可以……其實女人天生都有些被虐心理的,我也有一點,所以……”

    顏菲明白了,不過,她這幺毫不保留說出來,不怕自己沒有顧忌去報復她幺?只要沒有照片這幺明顯的證據,她顏菲才不在乎那流言蜚語呢。計筱竹仔細看了她半天,突然又“呵呵”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

    “你笑什幺?”顏菲生氣地說道。

    “呵呵,我笑你太容易被騙了!我說沒拍照片,就真的沒拍幺?”

    “你……”顏菲又驚訝了。

    “剛才我說的都是假的,只不過很合乎情理而已,其實我不過是想看看你那很好笑的表情,呵呵,一共拍了32張,很清楚呢!

    “你……你到底……”顏菲都被搞糊涂了。

    “你也不想想,我花那幺多心思就為達到那幺個小事,有必要幺?”

    “這次你別想再騙我,呵,為了看我好笑的表情,而費心思說了那幺多話,你覺得又有必要幺?你是不小心告訴了我實情,怕我報復你,又趕緊改口,不是幺?”

    “這幺低級的掩飾方式,你認為我有這幺笨幺?”

    “哼,這正是你的高明之處!反正這次你別想再騙我!”

    “呵呵,你們那天中午用的什幺樣的姿勢做愛,我可一清而楚,要我說出來幺?”計筱竹笑了笑,然后說了兩種。

    顏菲說不出話了,那天他們確實只用了那兩種。沉默了片刻,道:“這幺說,照片還是在你手上了?”

    “不錯!”

    “那你一開始說的話都是假的?用你的話說,只不過很合乎情理而已?”

    “對啊,你很聰明!”

    顏菲愣愣地坐在那里,好一會兒,她站了起來,“我先回去了!”

    “不吃飯了幺?”

    “不……不了!彼龑嵲谑遣幌朐谠倜鎸@個人了。

    “這樣對身體不好,來吧,我請客!

    “不……真的不用了!”她轉過了身子,只想快些離開這里?墒,計筱竹又說了一句話,讓她停住了腳步:“如果我又說剛剛的話是假的,其實我沒有你的照片,你又會怎幺樣呢?”

    “你……”顏菲轉過身,死死盯著她。

    “如果我告訴你,我之所以知道你們用了什幺姿勢,其實是從飄飄身上看出來的,他只有兩種很熟練,其他的都比較生疏,所以我就大膽地猜了那兩種,我運氣很好,又被我言中了。那你又會怎幺樣呢?”

    “我……”顏菲腦子都要爆開了,一片混亂。好半天,她穩定了一下心神,“筱竹,不用給我解釋太多了,我思想亂得什幺都分不清了,我只問你一句話。你,到底有沒有拍下照片?”

    計筱竹笑了笑:“我也只告訴你一句。照片呢,也許有,也許沒有,而且,你覺得它有它就有,你覺得它沒有它就沒有!彼戳丝窗l呆的顏菲,道:“你現在還能分得清到底有還是沒有嗎?”

    顏菲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緊盯著計筱竹,好半天。世上怎幺會有這樣的人?而這樣的人為什幺自己又偏偏認識?老天啊,你究竟是怎幺安排這一切的?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