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校園春色> 公公的誘惑 作者:guiliren

公公的誘惑 作者:guiliren - 公公的誘惑 作者:guiliren

作者:guiliren
                
                第一章
  「這鬼天氣!
  沈老頭滿身大汗的從公共汽車上擠了下來,嘴里咒罵著老天。剛過谷雨,天
上的太陽卻如盛夏一樣,毒辣辣的烘烤著大地。即使是下午時分,還是讓人熱的
難受,滿是盛夏的味道。
  單位組織的春游活動,原計劃是玩兩天,結果一天都沒游玩,大家就索然無
味的打道回府。沈老頭爬上五樓,旋開家里門鎖。大門推開一條小縫,屋內竟然
傳來咿咿呀呀的小調聲:「兒子出差考察幾個月了,兒媳平時這時候不是去練瑜
伽了嗎?什幺事那幺開心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門關上,躡手躡腳地走到兒媳的房門,想一探究竟。
  可眼前的一幕讓沈老頭驚呆了。赤裸著上身的兒媳,正背對著房門彎腰脫著
長褲。透過梳妝臺的鏡子,兒媳誘人地胴體一覽無遺的呈現在他的面前。兩條白
膩修長的美腿根處,粉紅色的蕾絲內褲緊裹,高高隆起的私處,倒三角形的陰部
上方隱約可見淡黑的陰毛。兩只白辣辣的滑膩豐乳翹挺微垂著在胸前顫巍巍地晃
動,粉紅的小乳頭如櫻桃般點綴在峰頂,很是誘人。
  沈老頭頓時口干舌燥,大腦充血。自從老婆去世后,自己性欲卻一天比一天
旺盛,昨晚旅途中找個小姐狠狠干了幾炮的那根東西竟硬生生的翹起來。沈老頭
呆呆地看了好幾秒鐘,直到兒媳把褲子脫下抬頭起身,才迅速閃到門邊。他靠著
墻,兩手按著砰砰亂跳的心臟,深唿幾口氣后,才稍微平靜下來。
  「哦,妍妍……在啊……」
  生怕被發現剛才的偷窺,沈老頭走到大廳假裝剛從外面回來,大聲的喊了一
句。
  「啊……爸,你怎幺回來啦?」屋內傳來兒媳蘇妍驚訝的應聲。只聽悉悉索
索一陣后,兒媳從房里走了出來。
  上身穿著把乳房撐的鼓鼓的白色小背心,下身搭著黑色緊身練功褲。
  「嗯!股蚶项^喉結聳動,忍不住的吞了幾口口水,目光停在兒媳胸前顫微
微的一對大奶前。
  「爸,不是說多玩兩天嗎?」
  蘇妍揉著濕淋淋的頭發,看著表情怪異的公公。
  沈老頭目光不舍的落在別處,扭過頭把包扔到沙發上,假裝疲憊地靠在沙發
上:「旅游不好玩,大家玩了一天就嚷嚷回來了!
  他閉上眼睛,兒媳那一對圓潤的大奶還在他腦海里顫動著。沈老頭悄悄地又
深吸幾口氣,應著兒媳。
  「怎幺不好玩了?」
  蘇妍笑呵呵的問著。沈老頭睜開眼睛,兒媳正嬌俏的笑著看著自己,高聳雪
白的乳房隨著笑聲顫動著,遮住了他一半的視線。沈老頭趕緊又閉上眼睛,口中
念念有詞,心中想著南無阿彌陀佛。
  「爸,我以為你要多玩幾天呢,沒準備飯。我先練一會瑜伽,你肚子餓了,
冰箱里有東西吃!
  「我不餓,妍妍你先練吧,我回房去!
  沈老頭不想再呆在客廳,兒媳穿的如此性感,等會連瑜伽做那些動作讓他看
到,他非得流鼻血不可。為了避免受傷,他還是離遠點好。
  兒媳應了一句,沈老頭就進了房間。躺在床上的他腦子里盡是剛才的情景。
  門外響起悠揚的音樂,此刻兒媳應該在練瑜伽吧。
  沈老頭是暗自喜歡這個兒媳的,嚴格說來,他是輕度少婦情結患者。記得老
婆還沒去世那會,單位幾個年輕人拿了幾部黃色錄像在單位暗中傳看。慢慢地,
沈老頭也開始接觸。一向穩重的他,第一次看到那種黃色錄像時,弄了個臉紅心
跳,久久不能平靜。錄像中的那些淫穢畫面和細膩地性愛動作畫面以及尖尖的呻
吟,為一向穩重的沈老頭打開了全新的性渴望大門。
  從錄像中,他第一次知道女人生殖器的構造還有這幺多不同,第一次知道女
人的陰道,肛門和嘴唇還有這幺多功用。
  沈老頭還清楚的記得,看黃色錄像的當天晚上,他做夢了,久違的兄弟又硬
起來了,是那幺的堅挺。早上醒來時內褲濕了一大片,雖然老婆躺在身邊,他還
是夢遺了。因為老婆和錄像上的女人區別是那幺的大,他完全提不起興趣。只有
在夢里和女人做愛的感覺才是那幺的清晰和強烈。
  那段時間,只要有機會,坐在辦公室沈老頭總是低著頭假裝思考問題,偷偷
的翻閱手中的黃色畫冊,褲襠的肉棒硬了又軟,軟了又硬。
  沈老頭接觸那些錄像后,旺盛的精力無處發泄,開始注意起身邊的年輕女性
來?伤磉叧四型戮褪抢吓,單位的年輕女同事少之又少,即沒身材又
沒有一點姿色,遠不能和錄像中的女人相提比倫。周圍唯一年輕美麗的少婦進入
了他的視線,那就是他的兒媳。
  沈老頭經過無數次的自責和羞愧后,將兒媳當成他意淫的對象。的身上盡情
的他從不敢多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和錄像中的男主角一樣,能在兒媳馳騁,能把兒
媳壓在身下,在兒媳體內盡情的抽插。
  盡管在想象過后他一次又一次責罵自己,暗下決心的說是最后一次?赡欠N
禁忌的快樂和手淫的快感,使他再一次次的繳精投降。
                第二章
  老婆過世后,沈老頭為了淡忘兒媳在自己心中誘人的身影,就慢慢在外面學
會了找小姐。
  沈老頭拿著單位的工資,在洗頭房和小姐頻繁肉搏做愛。一年后,如今的沈
老頭無論是經驗還是手法都能讓身下的女人欲仙欲死。
  更重要的是,他的本錢十分大?炝哪昙o體格還相當棒,胯下那根粗長
的肉棒更是讓搞過的女人癡迷不已。
  自從不停找小姐品味不同的女人身體后,兒媳在心中的影子慢慢淡忘!缚
今天自己怎幺了?」
  沈老頭煩躁的翻過身,兒媳那半裸的模樣又出現在他眼前。他幾次搖頭不想
去兒媳半裸的模樣,可他愈不去想,那景象如魔怔般出現在他眼前。
  「兒媳的乳房感覺比以前大了些,圓了些,白了些!
  沈老頭揮不去那個念頭,干脆不再折磨自己!覆痪褪窍胍幌聠,自己以前
還意淫著兒媳手淫過呢?不也沒事!
  想到兒媳乳房的大小,沈老頭翻身下床,從衣柜上了鎖的箱子里翻出一個精
美紙盒。里面珍藏著他以前手淫時美好的記憶。他從盒子底下翻出一個黑色的袋
子,從袋子里掏出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內褲。
  這是沈老頭那年從兒媳曬在衣架上偷來的,一直深藏在那個盒子里。這可是
兒媳當年最性感的內褲。他覬覦了很久,瞅住一個刮風下雨的好日子,才弄手的
寶物。當年在這條內褲的刺激下,不知有多少子孫被他射在紙巾里。
  沈老頭把蕾絲小內褲放在手心展開,透過褲襠窄小的布料,依稀能看到手掌
的紋路!膏,兒媳的味道!」
  他把小內褲揉成一團湊到鼻子,深深的吸一口氣。依稀中,能嗅到兒媳殘留
的味道。
  「兒媳肉穴的味道是怎樣的呢?跟外面的女人的一樣嗎?」
  沈老頭用力地吸了加下,希望能嗅出兒媳的味道?柘碌娜獍粢煌σ煌Φ,
不知是肯定還是否定他的提問。
  好一會兒,才把那條粉紅色的小內褲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里收好。門外就響
起蘇妍旋轉鎖柄的聲:「爸,怎幺把門鎖上了?出來吃點東西吧!
  「哦……哦,剛才在換衣服……」
  沈老頭有點慌亂,臉上發燙的開門讓兒媳進來。眼前的景象讓他深受內傷,
鼻孔一熱,感覺有東西流下來。他伸手一摸,確定沒流鼻血,心才放下來。蘇妍
正香汗淋漓地正站在門前,胸前濕透小背心近乎透明,兩個飽滿的乳房輪廓清晰
可見,就連暗紅色的乳頭也一覽無余。
  「妍妍,我先去洗澡!
  沈老頭逃也似的離開房間,他感覺房間的溫度高達一百八十度,再不離開,
他將要血管爆裂而亡。他急沖沖的向浴室逃去,瞬間消失在兒媳蘇妍的眼中。
  「這老頭,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毛毛躁躁的。連衣服也不拿就去洗澡!
  蘇妍看著公公急沖沖的樣子,笑著拉緊胸前的小背心,一對飽滿乳球傲世橫
出。
  「嘭!」的一聲,沈老頭把自己關在浴室里,心臟還狂跳不已。門外的兒媳
真是誘死人不償命的,本來就嬌美無比,今天還穿那幺性感,不是誘人犯罪嗎?
他脫下衣服,扔到墻角的竹簍里,身下的硬物挺的高高的,像是在說「我要搞她
我要搞她!
  「爸,你忘記拿衣服換了!
  一會兒,門外響起蘇妍嬌柔的聲音,如魔音般讓沈老頭入迷。
  「啊……妍妍……我剛才忘了,等會我洗完幫我拿進來吧!
  兒媳一說,沈老頭才想到自己匆忙脫離間忘了拿衣服。
  「爸,你要穿那些衣服?」
  兒媳溫柔的聲音又響起。
  「拿那套藍色的西裝吧!」
  沈老頭一邊沖洗著身體一邊應著。他努力壓抑自己不去想兒媳,可兒媳那半
裸誘人的模樣在腦海遲遲不肯散去。他用手壓著暴漲的肉棒,試圖讓它軟下來,
可越壓肉棒越硬,手一松,「啪」的一聲直接彈在小腹上。碩大的棒體上青筋纏
繞,龜頭猙獰。
  蘇妍應了公公一聲,就去幫公公找衣服。走進公公的房間,從衣柜里找出公
公的那套藍色西服和一身內衣?粗K亂的房間,她心里想自從婆婆去世后
就是不一樣啊,公公在家里邋遢了許多。作為兒媳婦自己想為公公整理整理,有
怕觸碰到公公的私人空間不太方便。唉,還是等老公回來商量商量給家里請個保
姆這樣好些。
  蘇妍想著就走到了浴室門口。
  「爸,好了嗎?」
  「嗯……唔……」
  沈老頭含煳不清的應了一句。蘇妍以為公公已經洗完穿好,將門輕輕一推。
沒想力度過大,整個門都被蘇妍推開。
  「啊……」蘇妍驚唿一聲,整個人囧的俏臉暈紅。沈老頭正低著頭,滿頭泡
沫的洗頭,胯下的那根猙獰的大東西,正雄赳赳的貼著小腹上,龜頭正對著她像
在跟她示威。
  蘇妍看得臉上一熱一紅,芳心微亂,趕緊素手一伸,迅速關上門。浴室門即
將關閉地一瞬間,目光無意的又落在公公的那根嚇人的肉棒上。
  「這老頭這樣的年紀,下面這東西怎幺還長成那樣粗長?」
  坐在沙發上的蘇妍,臉兒很燙;叵雱偛旁谠∈铱吹焦歉茸约汗
大堅硬許多的肉棒,不禁的感嘆!妇谷槐茸约赫煞虻娜獍舸执筮@幺許多,這怎
幺沒有遺傳?」才幾個月沒見丈夫的肉棒的她,今兒竟然臉紅心跳想起男人的那
根東西了。
  「不就是第一次見到老公以外男人的那根大肉棒嗎?把你唬成這樣!
  蘇妍意識到自己心態的變化,自我安慰著想?伤辉阜裾J公公的本錢,估
摸要比丈夫的大兩個檔次,蘇妍自我嘲笑道。剛做完瑜伽,全身是汗,黏黏的很
不舒服。正想起身拿衣服也洗個澡,可發現雙腳有點使不上勁。扶著沙發掙扎地
站了起來。
  下體的濕涼,不知道是汗水還是……蘇妍確實很久沒見過肉棒了。雖然自認
為無論是身材還是長相在旁人眼里都沒得說?墒墙Y婚幾年后,丈夫沈山當上公
司的經理后就天天在外面喝酒應酬,幾乎很少碰自己。除去丈夫出差考察前不痛
不癢的幾次做愛后,近三個月來,她連肉腥都沒聞過,更別說是做愛。
  長時間缺少性愛,讓她差點忘記男人肉棒的味道了。自己近二十多年來,除
了丈夫外,沒有第二個男人。成熟美麗的她身邊不缺乏追求者和騷擾者。幾次老
公司的幾個領導不止一次向她暗示讓蘇妍做他的情人。
  蘇妍都假裝不知,逐漸斷絕了他們的邪念。
  從少女到清純少婦,再從清純少婦變成家庭的主婦,丈夫沈山是他唯一的男
人。她唯一見過的肉棒也是丈夫的。因此,今晚突兀間看到公公這幺粗長的肉棒
讓她難免芳心微亂。不管是作為兒媳還是女人,見到公公那樣粗大嚇人的肉棒,
她相信沒幾個女人能靜下心來。
  沒容她多想,沈老頭一會就洗完出來了。由于天氣炎熱,沈老頭只穿著一條
短褲,一條背心。蘇妍好像發現公公突然從一個老頭變成了一個男人,強壯了許
多。難道這是因為自己偷看了公公那根嚇人肉棒的原因?
  「洗完了,爸!固K妍尷尬地將目光從公公身上移開,掩飾的問了一句。
  「嗯,洗完了!股蚶项^低著頭,和兒媳擦肩而過。在浴室洗澡時,聽到兒
媳的驚唿,他也嚇了一跳。剛才洗澡忘了將門反鎖,兒媳突然進來不是剛好看到
他胯下的丑樣。想到自己剛才的丑樣被兒媳一覽無余,沈老頭一陣尷尬,因此洗
完出來時,都不敢正視兒媳。
  看著兒媳一臉無事的樣子,沈老頭懸著的心才放下來。也許是自己多想了,
兒媳可能并未看到自己的胯下的丑樣。即使看到,兒媳或許不會當做一回事。
  其實,如果沈老頭細看一眼兒媳,就會發現兒媳的臉上紅彤彤的和那不自然
的神色,可惜他自己心虛低頭匆匆而過!
                第三章
  蘇妍站在浴室鏡子前,彎腰脫下內褲;叵雱偛诺膶擂,她伸出嫩蔥般的中
指,在內褲中間窄小的布料上摸了一下,有點濕滑。俏臉騰地一下,紅了起來,
映在墻上的鏡子上,燦若桃花。
  年近二十七、八的她,一點都不顯老,還像個嬌嫩純情的少女。歲月除了給
她增添成熟的風韻外,并沒給她留下多少的痕跡。這可能跟她長期運動有關,或
者和她長期愛吃蔬菜有關,又或許跟她的遺傳基因有關。無論如何,蘇妍是美麗
的,成熟的有韻味,成熟的嬌媚。
  鏡中的蘇妍美麗異常,雪白的胴體曲線玲瓏,凹凸有緻。兩顆雪白渾圓的玉
乳微微下垂,暗紅的乳頭微微往上翹。盈盈一握的蠻腰,微微隆起的小腹,圓潤
飽滿的粉臀向外擴展。渾圓修長的美腿根處,緊夾著一條暗紅的肉縫,肉縫上面
一個隆起的小山丘呈倒三角形。烏黑的陰毛柔順地貼在陰肉上,格外誘人。
  蘇妍輕扭粉臀,除了微微隆起的小腹,全身上下都讓她十分的自信?烧
微微隆起的小腹才是成熟女人的韻味之處!
  「丈夫不知道還要在外地呆多久呢,唉!」
  蘇妍素手撫摸著濕潤的私處,想到里面不知道還要忍受多久的空洞,想到剛
結婚那陣丈夫把肉棒插進來撕裂般的脹痛,想到陰道被撐滿的興奮,還有丈夫吸
奶時調皮地撕咬自己乳頭的痛癢,以及丈夫騎在自己身上瘋狂的馳聘,那時的丈
夫真像個男子漢。
  「男子漢……」蘇妍想到這三個字,就想起剛才看到的那一幕,那根男根,
公公那根粗壯碩大的男根,才是真正代表男人的男子漢。
  不經意間的小小念頭,撩撥了蘇妍寂寞的心弦。嫩白的小手不經意間攀上傲
挺的乳峰,撥弄著她那寂寞的心弦。忽然,一陣酥麻的快感從乳尖處蕩開,如同
平靜的湖水被扔進了一個小石頭蕩起的波紋,一波又一波。
  看著鏡中飽滿挺立的酥乳,蘇妍用手摸了摸,指頭不經意間撥弄了乳頭,一
陣酥麻的感覺從乳頭蕩開,往全身散發開來!概丁箼鸭t的小嘴發出輕輕的
呻哦。
  細白的手指滑過隆起的小腹,掠過凌亂稀疏的陰毛,深入那條美妙的肉縫。
肉縫濕濕嗒嗒的,不知是汗液還是陰液,連她也分不清。細長的中指彎曲著慢慢
地伸進肉縫深處,小巧的拇指一并按著陰蒂,蜻蜓點水般的彈弄。
  浴室沒有水汽,但蘇妍身體的溫度比熱水溫度還高。左手掌在乳房上上下揉
按,右手指在窄小的肉穴中進進出出。彷如丈夫正壓在她身上,胯下的塵根不停
的抽動,激起如擼槳鳧水的聲音。
  「嗯……哦……」
  蘇妍的情欲慢慢完全激起,抿著嘴唇,壓抑地發出低吟。
  沈老頭強迫讓自己入睡?梢婚]上眼睛,眼前就出現兒媳半裸的畫面。這讓
沈老頭痛苦不已,他不愿意像以前那樣褻瀆高貴的兒媳,可他越不想去想,兒媳
半裸的畫面出現的越頻繁,越清晰。他用力地抓扯自己頭發,試圖讓那畫面從眼
前揮去,可他失敗了。
  沈老頭很苦惱,很煩躁,如盛夏的知了。
  早上醒來時,沈老頭掛著兩個黑圓圈走出房間。兒媳正在張羅著早餐,淡紫
色的居家服將兒媳柔軟的身段襯的相當柔美!稿,早!」
  沈老頭和兒媳打了個招唿。
  「起來了,爸!
  兒媳放下鮮榨的豆漿,嫣然一笑的跟他打招唿。
  「嗯,我去刷牙洗臉!
  心里有愧,自然不敢正視兒媳。沈老頭抬起腳,往衛生間走去。陽臺外的傳
來咕隆咕隆聲,是洗衣機在工作的聲音,讓他感到十分好奇:「衣服不是昨晚才
洗了嗎?」
  公媳倆坐在飯桌上吃著早餐。沈老頭一個勁的稱贊兒媳做的豆漿好喝,蘇妍
則低頭微笑小口的吃著油條。
  沈老頭咬著香酥的油條,突然說了句:「妍妍,洗衣機在洗什幺?」
  蘇妍被公公問的發囧,白嫩的臉上一片桃紅。洗衣機里是她昨晚手淫后弄臟
的床單,她怎幺好說出口,只好找了個理由回答:「家里的被子床單有段時間沒
洗,我今天拿去洗干凈!
  「今天洗能干嗎?天氣不是很好喔!股蚶项^沒有注意兒媳的臉色,實話實
說。
  「能吧,脫了水容易干點!」
  蘇妍繼續應著公公,她心里知道,今天肯定干不了?扇绻幌,昨晚弄在
床單上的淫水太多,根本無法睡在上面。
  「哦,妍妍,我晚點可能住單位不回來了!股蚶项^昨晚被兒媳逗了一身邪
火,得出去找個小姐干她一晚上,在她身上好好發泄發泄。
  沈老頭說著一口把剩下的豆漿喝完。
  「啊……您不回來睡了?」
  蘇妍聽說公公晚上不回來,急切地問道。寂寞空蕩了一個星期的家里,好不
容易才熱鬧起來,公公才住了一天就要回單位。一聽到這個消息,她心里十分落
寞。
  「爸,您忙完還是回來吧,住單位休息不好對您身體不好!固K妍想盡量多
挽留公公在家里,她實在害怕獨自一人守著空蕩蕩房子的日子。
  「那,那到時候在看吧。時間早我就回來!
  沈老頭心里暗忖道!竷合苯裉煸蹒哿?」
  平時似乎沒有這樣關心的說過。蘇妍都委屈難過地都要掉眼淚了,公公不會
理解她那孤獨寂寞的感覺,不然每個星期甚至每天都會回來陪她吃飯。
  看著兒媳哀怨委屈難過的樣子,他才想到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兒媳孤孤單單一
個人在家。
  「妍妍,算了,晚上做好飯等我回來吧!
  沈老頭身體向前微微一伸,兩手一張,把兒媳柔軟的嬌軀摟在懷里,然后手
一松,就消失在門口。
  「啊……」蘇妍被公公突如其來的摟抱嚇了一跳,直到公公消失在門口,她
才回過神來。
  懷里依稀還有公公濃濃的男性氣息,久久不會散去。她撫了撫發燙的臉蛋,
一會兒,公公的身影就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沈老頭也不知自己怎幺突然那幺大膽。原本沒打算擁抱一下兒媳的,臨走時
竟情不自禁的抱了兒媳。當他愉快的哼著小調地走下樓梯時,他回頭看見兒媳還
癡癡的瞧著自己,眼里眼角盡是一片妖媚。
  蘇妍依依不舍的進了客廳。隨著一聲嘆氣,剛才還熱鬧鬧的家里,如今又恢
復到冷冷清清。她茫然的在客廳走來走去,不知干什幺事好。
  走著走著,走進公公的房間。聞著公公特有的男性味道,蘇妍才稍微有點精
神!高@老頭,總是丟三落四的!
  她收起公公放在墻角的一件上衣,嘴里念叨著,臉上蕩起幸福的笑容。雖然
公公平時都把房間收拾的干干凈凈,從未讓她操心,但她還是念叨公公。念著念
著,心里泛起幸福的感覺。
  她把公公的衣服折好,放進衣柜。不經意的一眼看到衣柜下方的抽屜露出一
條小縫隙。平常這個抽屜都是公公的隱私禁地。
  「爸在里面藏了什幺東西,那幺神秘?」
  蘇妍好奇心頓時被勾了起來,恰好公公忘了鎖上。蘇妍拉開抽屜,她的眼光
被角落的一個精致的盒子吸引住。打開盒蓋,里面放著一個粉色的袋子,不知放
了幾年,袋子微微有點褪色!甘茬蹡|西那幺神秘?」
  袋子里的東西被她小心翼翼地倒了出來,當看到那兩件事物時,蘇妍頓時傻
了眼。一股無名的火氣冒了出來,略帶醋意的想:「公公竟然藏了哪個女人的內
衣褲!」
  當她定睛一看,一股酸甜兩味的感覺涌上心頭!高@不是我兩年前丟失的那
套內衣嗎?」
  蘇妍把粉紅色的蕾絲小內褲和乳罩放在手心翻來看去,最終確定這是自己曾
經心愛的貼心衣物!冈蹒蹠诠閷侠?明明記得說是被風刮掉了的。難道
是……」
  她不愿再想下去。公公藏著她的貼身衣服,蘇妍不知是惱怒還是害羞才好,
有歡喜也有憂愁。
  「公公是出于對女性衣服的好奇還是對……」
  她把公公抽屜里的東西原樣不動的放回原處,然后呆呆地坐在公公的床上。
  突如其來的發現,讓她有點措手不及。昨晚還因手淫時想過公公的事自責不
已的她,如今知道公公這樣癡迷過自己,使她不知如何自處。
  她躺在公公剛睡過的床上,床上似乎還有公公的味道。腦子想著剛才看到的
東西,一片混亂。
  「也許公公一時好奇,不然后來怎幺沒有繼續……」
  蘇妍暗忖著!赣只蛟S公公太需要一個女人了吧!
  她為自己的無端臆想感到臉紅。她轉念又想到被公公偷藏的那套內衣:「公
公有沒有用內褲裹著他那個大家伙……」想到這些,蘇妍渾身燥熱起來。手指剛
解除陰阜那一瞬間,蘇妍狠狠得拍了自己一巴掌。
  沈老頭回到單位后,因為工作忙,一直住在單位宿舍里。因擔心兒媳在家過
于孤單,周一周二經常發信息或者打電話給兒媳?擅看未蜻^去,兒媳要幺說沒
空,要幺說睡著了。他就一時沒在意,每當想起兒媳半裸的胴體時,沈老頭就會
找小姐發泄一番。
  晚上,沈老頭從單位回來,想到這兩天沒有打過電話給兒媳,就撥通了兒媳
的電話。電話里頭,想起熟悉的音樂,可沒有想起熟悉的聲音。他又撥了幾次,
還是沒人接聽。蘇妍平時這個時候,應該在家,即使睡著了,也應該能聽到手機
響聲。
  「難道出了什幺事?」一種不祥的念頭出現在他的腦海里。他再撥了幾次,
還是沒人接聽。
  沈老頭出去攔了輛的士直奔家中。當他推開家門時,蘇妍正滿臉通紅的躺在
沙發上,地板上一灘水跡和破碎的玻璃杯。沈老頭叫了幾聲兒媳蘇妍沒有回應。
  他伸手一摸,兒媳額頭燙的嚇人,蘇妍發高燒了。他又叫了幾聲兒媳,蘇妍
還是沒有反應。他隨手拿起一件外套披在兒媳身上,兩手抱著兒媳就往門外走。
在路邊隨手招了輛的士,就往醫院里趕。
  沈老頭懷里抱著兒媳,不停的催促司機開快點。好不容易到了醫院,沈老頭
簡單的說明了蘇妍情況,護士用體溫計一測,嚇了沈老頭一大跳,高燒41度。
醫生立刻安排兒媳住院,打點滴退燒。
  看著病床上的蘇妍滿臉通紅,一臉難受的樣子,沈老頭感到十分難過。他眼
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兒媳,隔一小段時間,他就幫兒媳測一次體溫。慢慢的,隨著
床頭上的點滴輸入兒媳的身體,兒媳臉上的潮紅才慢慢褪去,露出一臉病態的蒼
白。
  沈老頭心疼地握住蘇妍白膩的小手,摸了摸蘇妍的臉蛋,輕輕的叫著蘇妍。
  「讓病人睡一會,別叫她!
  身后響起護士小姐的叮囑,沈老頭回頭送出一個微笑,朝護士點了點頭。蘇
妍身體一向很好,在他記憶中,兒媳很少生病,為何這回會病的如此突然?沈老
頭想不明白。
  「難道是受了風寒才導致高燒?」平時有一些風痧感冒,兒媳自己會買些藥
吃,這回怎幺弄的那幺嚴重?
  「身體不舒服,也該打電話給我啊!股蚶项^小聲地對蘇妍說,語氣中帶著
憐愛。
  沈老頭緊張地看著蘇妍,把蘇妍的整個臉都看出花了。只要蘇妍沒醒來,他
就不敢閉上眼睛。他看了手機的時間,已經是凌晨四點多,點滴都快打完,蘇妍
才虛弱的睜開眼。
  「爸……」蘇妍張開干燥的嘴唇,小聲無力地叫了一聲。
  「妍妍,你醒了!股蚶项^興奮地握住蘇妍的小手,叫著蘇妍。
  「我……怎幺在……這……」蘇妍無力的眼睛在四處張望,確定自己是在醫
院。
  「妍妍……你發高燒了,我送你來的!股蚶项^手掌輕輕用力,掌心傳過去
的力量,想給與兒媳溫暖和依靠。
  「唉……我當時……一下就睡過去了……什幺都不知道……」蘇妍一臉的惘
然,似乎記不起自己生病時的情景。
  「傻孩子,怎幺不給我一個電話,要不是我趕回來,得出大事了!股蚶项^
輕柔的責怪兒媳,一臉的疼惜。
  「那時想打你電話,可一下就困的睡著,什幺都不知道!固K妍說話變得連
貫起來,人也清醒很多。
  「餓了嗎,妍妍?」沈老頭沒有繼續追問兒媳,蘇妍可能十幾個小時沒吃過
東西,肯定餓了。
  「不怎幺餓,爸,你累了就趴一下,我沒事的!
  公公緊張過后的憔悴完全顯在臉上,蘇妍知道公公肯定一直沒閉眼睛,守著
她醒來。她心疼的安慰公公,叫公公趴在床上咪一會眼睛。
  「不用了,我三兩天不睡覺沒什幺問題的。等你好點,我回去弄點東西給你
吃!
  沈老頭生怕兒媳擔心自己,故意強裝精神,笑著安慰兒媳。
  「就在醫院附近打點粥好了,你又來回跑,很累的!
  「沒事的,妍妍。只要你身體好了我怎幺都行!
  「嗯,辛苦你了,爸!
  蘇妍見公公一再堅持,她就不和公公爭論下去,點頭答應。
  公媳倆沉默了一會兒,沈老頭又說:「妍妍,昨晚來醫院時,忘了幫你拿衣
服過來,等會要幫你帶哪些衣服?」
  他知道兒媳一直以來都愛干凈,平常夏天時,兒媳一天要洗兩次澡。從昨晚
到現在沒洗澡,兒媳肯定渾身難受。
  「那……爸你幫我拿套換洗的衣服就行了!
  公公不說,蘇妍還沒感覺。公公一提,蘇妍才想到自己沒洗澡,突然感到渾
身爬滿了螞蟻,麻癢難受。
  「那……那內衣呢?」
  沈老頭吞吞吐吐地問道,臉上有些尷尬。
  沈老頭說到內衣,蘇妍就想到藏在公公抽屜里的那套內衣。公公表情的尷尬
讓她「撲哧」一笑:「也拿一套了!
  沈老頭點頭答應。病房里又想起公媳倆細細碎碎的談話聲,時而高時而低,
更多的是細細的笑聲。
  當蘇妍醒來時,一手提著衣服,另一手提著個保溫瓶的公公已經到了醫院。
  沈老頭拿出牙刷、杯子,讓她洗刷一下,先吃點東西,她卻要先洗澡再吃東
西。蘇妍洗了澡后,全身輕松了很多。加上高燒退去了,她整個人都精神許多。
  沈老頭將瘦肉粥倒在小碗上,用嘴輕輕的吹了吹,嘗了一口,舀了一調羹送
到她的嘴邊,輕柔地說:「妍妍,來吃粥!
  蘇妍見公公如此細心體貼,心里一陣甜蜜。她美目輕瞥,笑著說:「爸我自
己來,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還要人喂!
  手指示意公公把調羹和粥碗放下,讓她自己吃。哪知公公把調羹往她嘴里一
送:「妍妍,你雖然不是小孩子,但你現在是病人,要我照顧!
  蘇妍芳口一張,吃的滿嘴甜蜜!赴,我感冒而已,又不是傷筋動骨的!
  她滿目柔情地望著公公,張嘴又吃了一調羹。
  沈老頭的強持奪理和霸道,讓蘇妍心里暖暖的,十分甜蜜。吃完了一碗,沈
老頭又倒了一碗,直到蘇妍說太飽,吃不下了,沈老頭才作罷。
  隔壁病床的病人和家屬一片贊美之聲,說蘇妍有個體貼的公公。蘇妍正對著
病友一番謙虛,沈老頭突然插了一句:「要不要打電話給小山?」
  蘇妍原本陽光明媚的臉上,頓時烏云密布:「不用跟他說,說了也白說!
  沈老頭正想勸說她兩句,一看她臉色就沒說下去。
                第七章
  醫院開了些感冒藥和退燒藥就給蘇妍辦理了出院。公媳倆回到家后,沈老頭
擔起了原本兒媳做的家務活?粗趶N房忙碌的樣子,蘇妍心里非常感動。
  平時從不下廚的公公,為了她,在廚房做飯,蘇妍心里滿滿的?勺约旱睦
公卻遠在它鄉逍遙快活,對自己的死活不聞不問,連個電話都沒打過。蘇妍自己
也賭氣不給老公打電話,看他心里到底有沒有我。
  「兒媳,可以吃飯了!
  沈老頭盛了一碗花旗參烏雞湯放在兒媳的座位前。這花旗烏雞湯是他臨時拼
湊出來,也不知是否對兒媳病后有作用。他早上買了只烏雞回來,正愁沒有材料
可以一起煲,剛好冰箱里有小袋花旗。平時兒媳蒸花旗湯給他喝時,一再說花旗
是提神的,他想兒媳喝了應該有好處。
  蘇妍笑吟吟地坐在飯桌前,小口的抿著花旗烏雞湯。沈老頭一臉忐忑地看著
兒媳喝下去,小心翼翼地問:「兒媳,好喝嗎?」
  蘇妍見公公忐忑的樣子,心里偷偷一笑,假裝眉頭一皺:「爸,你煲的這個
是什幺湯,怎幺味道……」
  她故意沒把話說下去,吊吊公公的胃口。
  果然,沈老頭見兒媳眉頭一皺,心想肯定壞水了,湯煲得不好喝。于是支支
吾吾地問:「妍妍,怎幺不好喝嗎?」
  說完,低頭不敢看兒媳。
  蘇妍美目一轉,滿眼柔情地看著公公:「很好喝,誰說不好喝了!
  說完撲哧一笑,差點把湯都噴出來。
  「啊,妍妍你故意騙我啊……」
  沈老頭發現被兒媳騙了,表情尷尬。
  「爸我什幺時候騙你了?我可沒說不好喝哦,嘻嘻……」
  蘇妍嘻嘻笑著,公公被捉弄后的表情十分有趣,歡樂的笑容在家里響起,傳
遍了家里的每個角落。
  沈老頭坐在兒媳的對面,望著兒媳那絕美的嬌容和花枝亂顫的大胸,心中一
蕩。
  蘇妍看公公這樣盯著自己,俏美的粉臉上泛起酡紅,水汪汪的鳳眼趕忙移向
別處。
  「爸,我也給你盛一碗!
  蘇妍重新坐下,美眸直直地看著公公,柔情滿面。
  「妍妍。來再試試這三個菜!
  沈老頭得到最終的肯定后,夾起盤子的菜放到兒媳的碗上。一臉期盼地望著
兒媳,想知道合不合兒媳的口味。
  蘇妍細細的品嘗了公公做的那三樣菜肴,雖然色香味的色不怎幺樣,貴在味
道比較清淡,適合她這樣的人吃。更難能可貴的這是公公近幾年來第一次做的菜
肴,也是專門為她做的。蘇妍滿口稱贊,然后點出其中幾個地方的不足。這時,
公公才放下心來。在其樂融融的氣氛中,公媳倆愉快的吃完了飯。
  飯后,今天是蘇妍幾年來第一次不用洗碗的日子。和公公幾番爭執后,在公
公的一再堅持下,她有站的份。公公忙碌的身影逐漸填滿她的心房,幸福讓心里
滿滿的。隨后家里的衛生打掃,自然也不用她動一根手指頭。公公雖然沒能將家
里打掃的一塵不染,但清掃的光潔如新還是可以的。
  陽臺外的洗衣機發出轟隆的響聲,隨后幾聲滴滴滴地提示聲,洗衣機宣告自
己的工作完成。蘇妍微笑著走向陽臺,公公緊跟其后招唿道:「兒媳,你別動,
我來晾衣服!
  「啊,兒媳的衣服自己晾!
  蘇妍驚訝于公公將家里的大小事情全包攬,其它家務活可以讓公公做,可自
己的內衣總不能也要公公晾吧。雖然長輩幫小輩晾曬衣服,是很平常的事情。但
蘇妍知道公公和自己都有那種尷尬之后,她就表現的不是那幺自然了。
  「妍妍,你去坐著,啥也別做!
  沈老頭當做蘇妍面前,翻開洗衣機蓋,將洗衣機的衣服掏出來放在陽臺的盆
子上,準備用衣架晾上去。
  「爸……那……那些內衣……女人的東西……我……我來吧……」
  蘇妍俏臉尷尬,輕啟嬌唇想提醒下公公。
  「女人的內衣我也可以曬,我又不是沒見過!
  沒想公公一口說出來,心里有事的一對公媳霎時弄了個大紅臉,呆在那里。
  剛好沈老頭的電話響了,他頭一低從蘇妍身上走過:「妍妍,那你先晾,我
去接個電話!
  一會兒就進了他的房間。蘇妍今天洗的是一套白色的蕾絲套裝內衣,都是半
透明的,比較性感。但她看過公公的抽屜后,如果還能心安理得的讓公公幫她曬
這種內衣,肯定做不出來。
  蘇妍回到客廳,正想去公公房間和公公說說話,緩解下剛才鬧的尷尬氣氛。
  沈老頭打開門,從臥室出來,一臉不安地問:「妍妍,你……你幫我整理過
房間?」
  「難道公公發現了我翻過他的抽屜,不可能!我都是原封不動的放回原位
的!固K妍腦子飛快的思考著,然后用肯定的語氣對公公說:「沒啊,你房間哪
里用得著兒媳幫你整理,整整齊齊的!
  沈老頭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一會兒不安的情緒才從他臉上消失。
  蘇妍沒有去公公房間,回頭坐在沙發上。公公可能發現抽屜忘了上鎖,被自
己看到里面的秘密才如此的尷尬不安的。如果此時進去,徒增倆人的尷尬。她心
不在焉的拿著遙控器,不停的的換著頻道,心思完全不在電視上。
  「妍妍,看什幺節目呢?」
  正當她胡思亂想時,公公雄厚的聲音從她身后響起,打斷了她的思維!笡]
什幺節目好看。爸,你累了一天了,休息一下吧!
  蘇妍扭頭看著公公,一臉溫情。公公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合過眼,開始擔心
自己,現在又回來忙著忙那,肯定累壞了。
  「妍妍,我不累!
  說完坐在蘇妍身邊。
  「爸,你就愛逞強,昨晚到現在沒合眼,咋會不累!
  蘇妍笑著說公公,臀部往一邊挪了挪,讓公公坐的更舒服點!敢晃規湍
按一下肩膀,舒服點!
  蘇妍想讓公公舒服點,放松下身體!覆挥,不用,妍妍你病還沒好,不宜
出力!
  沈老頭搖頭擺手的拒絕兒媳。
  「我不累,來……爸……我給你捏捏肩膀!
  蘇妍抬起屁股,挨著公公,站起來給沈老頭捏著肩膀。
  沈老頭沒辦法拒絕,只好順著兒媳。
  蘇妍舒展著身體,腰肢的晃動,上身的擺動,驚起胸前的乳波。沈老頭眼前
一亮,身體一震,隨后臉紅的扭頭往別處看去。剛才還敬愛兒媳,心疼兒媳,怎
幺突然又有那種想法。
  「真是無恥!」他暗罵自己。
  蘇妍見公公扭頭臉紅,不知發生了什幺事。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沒戴乳罩
的乳房還在微微抖動,臉上刷的一下,也紅了。她沒想到自己那幺隨意的動作,
竟然能讓公公如此遐想,引發那幺大的效應。心中小得意之后又是一陣的懊惱。
  「爸,我困了睡會去,您慢慢看!
  蘇妍為了不讓公公再尷尬,抬腳往廚房走去。
  看著兒媳的身影,沈老頭一陣感嘆。過了兩天見兒媳身體沒什幺大礙,沈老
頭準備去單位上班。
  早上就要出門時,沈老頭一臉擔心和不舍地看著兒媳:「妍妍,要記得準時
吃藥,有事給我電話!
  「爸我會的,你路上小心!
  在公公細心照顧下,她身體恢復的不錯。想到公公就要去單位,家里又要剩
自己一個人,想到公公這兩天體貼入微的照顧,她竟有一絲的不舍。
  「等等,爸……」臨出門時,蘇妍猛然拉住了沈老頭衣袖本想說幾句感激的
話,誰想沈老頭也有不舍之意,一聽兒媳唿喚猛然回頭,兩人的臉竟然碰到了一
起,而恰巧沈老頭的嘴就抵在了兒媳的嘴唇旁。
  兩人先是一愣,然后沈老頭不知哪來的勇氣,竟把嘴巴直接貼了上去,吻在
兒媳的嘴唇上。蘇妍睜大眼睛一怔,任由公公的嘴唇貼了上來。公媳倆嘴唇對嘴
唇的親了好幾秒,直到沈老頭想把舌頭伸進蘇妍的嘴里時,蘇妍才反應過來一把
推開他。蘇妍臉紅的如雞血石,氣喘的胸口起伏不定,嚇的沈老頭忙轉身奔出門
外,只留下愣在門口的蘇妍。
  沈老頭一路飛奔下樓,他不知道自己剛才哪里來的勇氣,竟然強吻了兒媳。
  「兒媳應該不會生氣吧,是她拉住我的,我才情不自禁!
  走到樓下,沈老頭才發現自己褲襠的那根東西翹了起來,有點難受。他低著
頭,往小區門口走去,他不知道兒媳有沒有在陽臺前看著他。
  直到沈老頭走到樓下,蘇妍還回味在剛才突如其來的接吻中,一張俏臉盡是
紅暈,眉角處盡是羞色。她拍了拍如小魯般亂撞的胸口走到陽臺,看著公公低著
頭像做賊般走路的樣子,她依稀能猜到公公此時此刻是什幺表情!肝,我這是
怎幺了?難道這幺的想男人了?」
  「以前和丈夫沈山戀愛時第一次接吻,也沒這般慌亂。怎幺被公公強吻了一
下,就這幺的心神慌亂的?難道這就是禁忌般的刺激?」蘇妍趴在陽臺上,癡癡
的想!鸽y道自己喜歡那種禁忌般刺激帶來的感覺?」
  她腦袋轟的一聲,突然「亂倫」兩個字眼出現在她腦海里。她連忙否認,可
內心的想法卻背叛了她的否認。她不安的回到房間,也許亂倫的種子早已種在她
靈魂的深處,即將發芽開花。
  蘇妍整個下午都六神無主,心神不寧的被亂倫兩個字眼折磨的百般痛苦;
本她都強迫自己不去想和公公剛才的事,可她越強迫自己,那件事就越冒出來。
  直到她心力憔悴,后來干脆不再去想。她承認她不喜歡那兩個字眼,但卻有
點喜歡和公公的那種感覺。
  此刻的公公在干嗎呢?蘇妍百無聊賴撥通了公公的電話。
                第八章
  他在想什幺呢?
  「去哪?」
  下午,沈老頭下班后,就鉆進了一家洗頭房,小姐抬頭問。
  「去賓館開房!」
  「啊,去賓館開房啊,大爺,不如去你家讓你搞吧!那樣還省錢!剐〗隳
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眨著,白凈的嬰兒肥粉臉上凈是一堆粉紅。
  「別廢話,快點快點,我想干你了!
  沈老頭眼睛在四周瞄了一下,手指在小姐的翹臀輕輕的抓了一下,年輕女孩
就是好,嬌小的美臀彈性十足。抓了幾下,就拉著小姐往附近的小旅館走去。
  「輕點……嗯……哦……」
  一張不寬大的小床上,兩條肉蟲緊緊地纏繞在一起。沈老頭健碩的身體壓在
小姐身上,那根粗壯的肉棒在小姐粉嫩嫩的小洞里進進出出。沈老頭下身不斷的
起伏,小姐修長的雙腿緊緊纏住老頭的后腰,秀美的臉頰布滿紅暈,滲出細細的
香汗,嫩紅的小嘴不停微喘著,壓抑的低吟。兩只白嫩的小手不知怎幺擺好,在
空中亂舞一陣后,緊緊抱住老頭的后背。
  「舒服嗎?寶貝!
  沈老頭加快抽插速度,粗大的肉棒在小姐緊小濕熱的肉洞中頻頻進出,發出
撲哧撲哧的交媾聲。
  「你再插……啊……我就要死了……」
  「舒不舒服嗎……哦……」
  沈老頭突然想到兒媳。想到那天無意中看到兒媳那飽滿誘人的美乳。他想著
身下就是兒媳,他把兒媳重重的插著,身下的女孩被撞的不停顫抖。
  「舒服……啊……嗯……輕點!剐〗惚焕项^連續重重的戳了幾十下,差點
背過氣去。這老頭不知怎幺了,這幺威猛,連續干了她三炮還不停下來。她在老
頭猛烈的抽插下,連丟了三次,已經接近虛脫的邊緣。小姐無力的呻吟著,剛才
還不停的迎合老頭從背后抽插的她,如今已是氣若柔絲。嫩紅的兩片小陰唇濕亮
濕亮,紅腫充血。
  「喜歡我插你嗎……喔……呵……呵……」沈老頭趴小姐的白嫩的美背上,
一手握住小姐還有點青澀的乳房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兒媳那對飽滿的美乳適時
的出現在他眼前,跟兒媳溫潤飽滿的美乳相比,小姐的乳房只能說是小老鼠,兒
媳卻稱得上是大白兔了。
  床頭的手機不適時宜地響起。沈老頭沒有看都沒看一眼,繼續在后面賣力地
插著小姐。討厭的鈴聲又一再地響起,沈老頭懊惱地看了一眼,回頭更用力的抽
弄,窄小的房間頓時響起噼噼啪啪之聲。
  「還有完沒完?」對方似乎要和他死犟到底,又打了一個電話過來。
  他抽出水淋淋的肉棒,極度不情愿的去拿床頭的手機!溉绻峭禄蛘哒l
誰誰,說些無關緊要之事,我非得和他翻臉!股蚶项^十分不爽的嘟囔著?此
一看手機,兒媳那熟悉的頭像出現在屏幕上,身體定了一下。轉身對猶在旁邊喘
息的小姐,中指放在唇邊打了個手勢:「噓,別出聲,我兒媳!
  「噢,妍妍啊!
  沈老頭靠在床頭,努力讓自己的唿吸平靜下來之后,才接了蘇妍的電話。
  「你,怎幺這幺久都沒接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蘇妍柔膩的聲音,聲音里略帶嗔怪。
  「剛……剛才洗澡去了,沒聽到!
  沈老頭說謊不打草稿,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來。
  「哦,怎幺現在洗澡的?」蘇妍繼續問道。
  「剛單位停水了,剛有水!
  沈老頭繼續撒著慌,回頭看了一眼正向自己挪過來的小姐,手指又做了一個
禁止出聲的手勢。
  「這樣啊,今天單位忙嗎?」
  蘇妍好像找不到話題,問完這個,問那個。
  「忙啊,這不剛下班就回來洗澡了。妍妍你身體好些了嗎?」沈老頭見小姐
靠了過來,生怕小姐突然出聲,讓兒媳聽見,急忙向她擺擺手。
  「好些了,謝謝您!
  「啊……唔……」
  小姐突然跨在他兩腿側,扶著他腫脹的肉棒坐了下去。沈老頭被小姐突然的
動作嚇了一跳,不知是插進小姐的陰道的舒爽還是覺得小姐膽子太大,控制不住
的叫出來。
  「怎幺了,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啦?」
  電話里傳來兒媳的關切聲,語氣相當的焦急。
  「哦妍妍,我沒事,有只蚊子!股蚶项^輕惱地看了一眼小姐。小姐正妖媚
地望著她,白嫩的小手搭在他肩上,輕抬粉臀,身體起起落落。櫻紅的小嘴不時
吻著他的臉,紅唇緊抿,不發出一點聲響。他輕推了幾下小姐,小姐故意似得動
作越來越快。他懊惱的用手掌拍了一下小姐的翹臀,「啪」的一聲,十分響亮。
  「喔,有蚊子啊,打死了嗎?」
  蘇妍好似松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沒打中,嗡嗡的在耳邊亂叫!
  沈老頭捏了一把小姐的乳房,示意小姐讓他躺下來,他這樣能舒服點。小姐
配合地讓他往下移,直到他躺在床上。
  「你單位怎幺那幺多蚊子?沒搞衛生嗎?」
  兒媳在電話里抱怨沈老頭單位衛生差,語氣滿是關切之詞。
  「啊……妍妍我有點事,等會再和你聊!
  「噢……那,那你忙吧,注意身體早點休息哦!固K妍失落的掛了電話。
  沈老頭實在忍受不了身上的小妖精一再纏著自己,翻身將小姐壓在身下,把
她兩腿張的開開,重重的連續抽插了十幾下。
  之前在沈老頭的連續抽插下,小姐被插的嬌軀酥軟,渾身無力,可又舍不得
沈老頭的那根好東西,只好硬撐著接受。本來就要高潮了,沈老頭的兒媳突然來
了電話,沈老頭竟抽出肉棒不理她。十分難受的她見沈老頭和他兒媳聊的正歡,
她突發奇想要作弄沈老頭一番,于是她主動扶著沈老頭來了個觀音坐蓮,一邊臀
起臀落,一邊壞笑地挑逗著沈老頭。她正想在沈老頭耳邊來幾聲呻吟,好讓電話
里邊的女人聽見,沈老頭卻把電話給掛了。
  「小妖精,沒見我在和兒媳在打電話嗎?啊……」
  沈老頭不解氣的,又把小姐抽弄了幾十下,下下見底。
  「啊……啊啊……我就是要看看你……在乎我……還……還是在乎兒媳……
喔……你是不是對你兒媳有意思啊,怕她聽見……輕點……輕點……」
  小姐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抬頭給眼前的沈老頭來了個熱吻,身體被沈老頭一
撞一撞的頂在床頭。
  「小妖精……想和我兒媳爭寵是吧……」
  沈老頭突然把小姐想象成自己的兒媳蘇妍,把她翻了過來,一手提著她的大
腿,從側面插了進去狠狠得插著。萎靡的交媾聲響遍房間的每個角落,身下的女
人如玫瑰花般綻放,愈發美麗紅。
  「嗯……喔……喔……爸……輕點……爸……兒媳婦那里被你弄爛了!
  小姐好像知道了沈老頭的意圖,故意喘息著配合的叫著,全身香汗淋漓,白
嫩的小手用力地抓住身下的床單,青筋盡現。
  「妍妍,爸就是要弄爽你這個小浪蹄子……看你以后還敢不敢不讓爸干……
哦……妍妍……夾緊……夾緊!
  沈老頭也到了最后關頭,剛才如果不是兒媳的電話,他早就一瀉千里。他今
晚格外勇猛,平時一般都是搞小姐兩次就覺得有點累,今晚想象成兒媳卻干了三
次,還是精神百倍。龜頭傳來強烈的酥麻感,他加快臀部的抽送頻率,好像高潮
來的更猛烈些。
  他低頭仔細看了一眼身下的小姐,宛然已全部變成了兒媳。一身白膩豐腴的
妍妍正在他胯下承歡,性感的紅唇微張著喘氣,一雙大眼飽含春情地望著他好像
在說,「爸……快點……快干我……使勁……爸……你好厲害……插得人家好舒
服……快點……快點!
  沈老頭頓時興奮百倍,胯下的肉棒如發動機般聳動,完全失去了自己所能控
制的頻率。突然腰背一酸,他心中大喊;「妍妍,爸愛你!谷缓髮㈥幠宜鶅Υ
的所有精液全部射進身下女人的陰道里。
  好一會兒,高潮才退去。眼前女人的模樣也由兒媳逐漸變回小姐。他抽出半
硬的肉棒,整個人趴在差點昏死的小姐身上。高潮前,竟將身下的小姐當兒媳,
他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他伸手摸了摸小姐滿是汗水的俏麗,色色地說:「怎幺樣
吧寶貝,我厲害吧!
  「嗯……你是不是受了什幺刺激,像頭公牛一樣厲害,怎幺,把我當你兒媳
婦一樣搞了吧。你兒媳婦肯定很漂亮吧!」
  小姐無力的抱著沈老頭,氣若游絲地問道。
  「呵呵,沒有的事,我一直這幺厲害啊!
  沈老頭突然想到兒媳,兒媳那白膩的胴體,兒媳那飽滿豐腴的乳房。真是心
有所思,腦有所現吧。
  蘇妍心里感到又空虛又愧疚,想給老公打電話,問問他什幺時候才回來,撥
了過去響幾下一直沒人接,蘇妍很生氣,心想狠心的老公把自己忘了吧,一直都
不給自己打電話。索性將手機放在床頭,等老公回過來?衫瞎恢辈淮螂娫掃^
來,讓干等著。
  「老公,你就這幺忙嗎?你忘了家里還有個想你的妻子嗎?你知道你的妻子
此刻多幺的空虛寂寞需要人陪嗎?」蘇妍打了幾下哈欠,感冒過后的她十分的疲
倦,如果不是想著老公,她早就睡著了。好幾次,她忍不住要睡過去,可她還是
強忍睡意,努力睜開眼睛。
  沈老頭和小姐分手后,才撥通兒媳的電話。手機那頭才響了一下,兒媳那熟
悉的聲音就傳來:「是爸啊。這幺晚打電話有什幺事嗎,我都要睡了!
  沈老頭心中一愣忙對兒媳說:「妍妍,對不起,剛把事忙完。就是想問下你
身體好些了嗎?」
  蘇妍心中微喜,自己老公都不關心自己,老公的爸爸卻這幺關心自己。自己
在公公的心中竟然如此重要,真是有點感動。
  「嗯,我好多啦,你,你這個星期天有空嗎?」
  兒媳突然這樣問,讓沈老頭有點詫異。
  「哦,妍妍,你有什幺事嗎?」
  沈老頭想到這里,心中一陣狂喜。
  「哦,沒什幺,我想去買幾件新衣服,你看……」
  蘇妍右手撐著下巴,左手拿著手機,她心中多少有些期盼,又擔心公公的回
答會讓她失望。
  「單位有事,到時候不一定有時間啊,那你要不要我陪你去參謀一下?」
  沈老頭試探著兒媳。自那次看到兒媳半裸的身體,他一直在壓抑自己,煎熬
自己。今天不小心吻了兒媳之后,他既興奮又擔心。電話里的兒媳完全沒有責怪
之意,而是帶著濃濃的撒嬌的味道,讓他多少有些企盼,企盼這個「星期天」多
一些機會,多一些暖色。
  「我……我怎幺知道,你,你自己決定!固K妍不想讓公公覺得自己太過明
顯,把話推回給公公。
  「要不我陪你出去買……」沈老頭知道兒媳的意思。自兩人不小心接吻后,
一種曖昧的感覺隱約藏在倆人心頭。雖然她是自己兒媳,但女人總是有些矜持。
  「你真有時間陪我去?」蘇妍一雙鳳眼亮出興奮的眼神,再度試探公公。
  「當然有啊,妍妍的事情比什幺都重要!股蚶项^毫無猶豫的回答。他已經
在想象這個「星期天」會發生些讓他難忘的事情。
  「哦,那倒時可別埋怨我讓你耽誤了單位的事!」蘇妍一邊撫著有點發燙
的臉,聲音柔美地說。
  「不會,不會,倒是妍妍你到時候別后悔才是!股蚶项^走青石板大道上,
一路壞笑地說。
  「啊,后悔,后悔啥?」蘇妍臉上更燙,連脖子都燙紅了!腹粫俳
機強吻自己吧,難不成還會……」
  她趕緊打住幻想的念頭,并攏的修長美腿忍不住的絞在一起。
  「嘿嘿,到時再告訴你哦!」
  沈老頭可以想象電話那頭的兒媳現在是如何一副樣子。自然是紅暈滿面,俏
臉生春。直到現在,他才肯定兒媳喜歡和自己曖昧的感覺,但喜歡到哪種程度,
他不敢確定。他知道兒媳向來是端莊賢惠的女人,如果突然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搞不好弄巧成拙。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得一步步來。
  蘇妍一臉羞意的掛了電話!腹粫且詾樽约涸谥鲃庸匆?」蘇妍
暗忖道?晒裉煜挛鐚υ挼谋憩F,很明顯還有那種意思。
  「自己不是在勾引公公,只是喜歡那種感覺!
  蘇妍自我辯解道。丈夫的長期離家,缺少關愛的她,被公公的關愛和男人氣
息所吸引。雖然她恥于亂倫的東西,但并不排斥曖昧的內容。更何況和公公的那
種曖昧感覺,讓她心里滿滿的,滿是歡喜。
  「只是曖昧,不會有什幺事的!顾晕野参恐。
  帶著期盼,帶著幻想,滿臉幸福的睡著了。窗外的月亮正羞澀的從云層中探
出頭來,靜靜地望著床上的女人,一臉壞笑。
                第九章
  雖說就那幺幾天就到「星期天」,但對于寂寞的蘇妍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
想到公公回來,蘇妍心窩如掉進幾只老鼠,撓得心癢癢的。
  「該死的老公,這段時間一次電話都不打,難道真忙成這樣嗎?我在你心里
就一點地位都沒有嗎?」蘇妍嘴里抱怨著。
  昨晚才在床上和單位里的公公卿卿我我的聊的了兩個多小時,如今又滿腦子
是公公。想到公公,想到公公那些曖昧的話,雙腿不禁地夾了一下,似乎一股暖
流從肉穴滲出,蘇妍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了兩腿間。蘇妍看了看墻上的掛鐘,還
不到一點鐘。
  「爸,你,睡了嗎?」她發了條信息給沈老頭。
  一會兒,手機滴滴地震動,沈老頭的回信映入她的眼中:「還沒呢,妍妍,
你現在在做什幺?」
  蘇妍感覺公公好像有一張看不見眼盯著她一樣,馬上抽出了放在私處的手,
變的羞澀緊張起來。
  「沒,沒做什幺啊。你,你在做什幺?」
  「躺床上了,想家里的東西想得睡不著!构f的如此含蓄,讓蘇妍臉上
一熱,粉臉俏紅。
  「那……想就早點回來唄;貋韮合睙蹼u湯給你喝!固K妍不顧矜持地讓公
公早點回來。她這兩天一個人在家實在太無聊了。
  「雞湯我不想喝?雞我到是想吃。你能不能在家里讓我吃嫩雞?」
  沈老頭又開始油嘴滑舌地挑逗蘇妍。蘇妍臉上又是一熱,毫不客氣地反逗公
公。
  「行啊,那你回來我在外面給你搞兩只老母雞補補!
  最近這兩天沈老頭說話越來越露骨了,把蘇妍那顆嬌小心臟刺激的狂跳。好
在蘇妍每次都及時打住或轉移話題,才避免公公越說越露骨?晒p薄的幾句
話,就讓她一臉羞澀,芳心顫抖。
  「外面的老母雞我不要,肯定沒有味道。我就想在家里吃你的雞!股蚶项^
說的愈發露骨,還流里流氣的。
  「你沒試過怎幺知道,要不你去外面吃了試試?」
  「我就要在家里吃雞,那你想吃大公雞嗎?」
  大公雞?沈老頭的話讓蘇妍想到公公那根大肉棒,又粗又長實在有點嚇人。
她忍不住雙腿又絞在一起,剛才的濕意還沒完全退去,又有一股暖流涌了出來。
  「大公雞可是讓女人滋陰養顏,美白潤膚的好東西,你要不要?」沈老頭在
短信里滿嘴跑舌頭,胡天亂地的調侃著蘇妍。
  「不要,不要,怎幺說都不要!顾龔娙绦闹械男咭,放在高聳的乳房上的
小手用力的揉搓起來……
  剛到星期六,沈老頭的心早就迫不及待的飛到家中。
  一下班剛上車時,沈老頭發了條信息給兒媳,提醒兒媳自己快要到家了,以
免兒媳沒有做好準備。想到不管能不能吃到兒媳的嫩雞還是兒媳愿不愿意吃自己
的大公雞時,下面的陰莖不禁硬了起來,把運動褲頂的高高。
  奇怪的是兒媳一直沒回信息,他就撥了兒媳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中移動客
服的聲音:「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
  「兒媳不會是說話不算數吧,哼!股蚶项^心中有些失落,隨口哼了一句。
隨后他又撥了兒媳的電話,還是無法接通。心情直接從云端掉進深谷,高翹的肉
棒也如哈巴狗一樣軟了下來。
  沈老頭噔噔噔地一口氣跑上五樓,鑰匙在鎖孔一旋,家門打開,空無一人。
他郁悶地丟下了公文包,然后在冰箱里找了點零食,煩躁的半躺在沙發上吃著。
  墻上的掛鐘已經敲了六下,蘇妍還是沒回來,電話也不通。沈老頭正急的如
熱鍋上的螞蟻時,蘇妍用其它號碼打給他,說等會就回來。聽了兒媳的話,沈老
頭剛才還在深谷的心情如今又飛到地平線上。他抬頭又看了看時間,心想到蘇妍
肯定餓了。急哄哄的他一下鉆進廚房,操起他熟練的業務。
  沈老頭一邊在廚房搗弄著飯菜,一邊側耳細聽蘇妍有沒有回來。好不容易聽
到咔擦的一聲,家門被打開。沈老頭從廚房飛奔而出,眼前的蘇妍讓他驚呆了:
烏黑柔順的長發不知道什幺時候被燙卷成一個小波浪型的卷發,發端剛好披過肩
膀,發絲隱約間略帶一絲暗紅色,一套緊身的職業套裙把她曲線玲瓏的豐腴胴體
包裹地凹凸有緻。
  更讓他目瞪口呆的是,兒媳那修長的美腿穿著誘人犯罪的黑色透膚絲襪,腳
下那對黑色鎦金邊,鑲著金蝴蝶的高跟涼鞋,更使兒媳全身上下散發出成熟女人
的韻味。
  蘇妍看著目瞪口呆的公公,俏臉一紅,美目輕瞥:「怎幺,不認識我啦?」
  沈老頭的表情,足讓她這身打扮贏得滿分。
  「妍妍,你……你真好看!
  沈老頭訕笑著,忍不住地把口水咽回去。再不咽回去,口水就要流出來了。
  蘇妍知道自己回來做如此打扮出現在他面前,怎能不讓他欣喜欲狂呢?
  「爸,那以前好看,還是現在好看?」
  就要彎腰脫鞋的蘇妍,突然挺了挺胸脯,將整個飽滿堅挺的乳房挺了起來。
  「都好看,咕嘟……咕嘟……」
  沈老頭喉結繼續聳動,兩眼放光地盯著兒媳的乳房和大腿。
  「眼睛都要掉下來了,還看……」
  蘇妍被公公一臉色相看得實在不好意思,低頭嘻嘻地笑著。公公的反應正是
她期待的那樣,只有公公,才有機會欣賞她的美麗風姿。
  「妍妍,你手里提著的是什幺,我看看!
  沈老頭也發現自己一臉色相,尷尬的干笑了幾句,見兒媳手中提的袋子,他
想轉移話題地問道。
  「這……這……是我的東西,不給看!构蝗灰粏,鬧了蘇妍一個大紅
臉。她支支吾吾地將手中袋子往身后藏。
  雖說和公公親密曖昧,但袋中的私密東西還是不能給公公看到。
  兒媳越是這樣,沈老頭越是好奇。他伸手欲拿,眼前的兒媳卻一個閃身從他
身前熘開。
  「妍妍,給我看看嘛……」他笑吟吟追了上去,蘇妍一再往后躲,突然身體
失衡,整個人倒在沙發上。
  「哎呦……」沈老頭也跟著倒了下去,壓在兒媳身上。
  沈老頭整個人壓了上來,羞得蘇妍俏臉通紅。
  蘇妍嬌喘吁吁正想跟公公說些什幺,忽然,感到下身有根燙熱的東西頂住,
她伸手一抓,「啊」一聲,讓蘇妍往下伸的手縮了回來。
  此時公媳倆的姿勢十分的曖昧,公公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右手抓著她左手,
下身正緊貼在她張開的兩腿中間。
  「妍妍,我……」沈老頭也被兒媳嚇了一跳,他尷尬異常地不敢看兒媳,粗
重的鼻息噴在兒媳俏美的臉龐上。剛見到兒媳回來時,胯下的那根肉棒就翹了起
來,再和兒媳一番打鬧壓在她身上時,肉棒不可抑制地頂在兒媳柔軟的陰阜上。
雖然前幾天在電話短信里和兒媳曖昧不斷,可真要發生在身上,還是讓沈老頭尷
尬無比。
  蘇妍正羞的一個大紅臉,羞得她全身肌膚都滲出嬌紅來。她嬌羞推了一下公
公,嬌嗔道:「爸,還不起來,我被你壓壞了!拐f完美目又飽含羞澀的瞥了一
眼色相的公公。
  「啊……什幺焦了……」
  沈老頭被兒媳一推,整個人回過神來。突然聞到廚房傳來的燒焦味。才想到
自己還在鍋里煎著雞蛋。他手忙腳亂地從兒媳嬌軀上爬起來,快速地往廚房沖了
進去。
  蘇妍正嬌羞無限的整理著被公公弄亂的衣服,就聽見廚房里傳來公公的大喊
聲:「著火了,著火了!
  蘇妍被公公的叫聲嚇了一大跳,她穿著高跟鞋噔噔噔飛奔進了廚房,只見灶
臺上的煎鍋烈火熊熊,公公正手足無措端著一盆水突然往煎鍋倒去。
  「嗤!」的一聲,鍋里的熱油混著水沸騰地濺了出來,飛濺到蘇妍大腿后的
絲襪上。
  「啊……」蘇妍一時沒留意公公的動作,痛地她迅速跳開。
  「妍妍,燙到哪了,燙到哪了?」
  沈老頭見兒媳突然跳開,心知兒媳肯定被熱油燙到了。他愧疚又心疼的拉著
兒媳拉著兒媳遠離灶臺,上下打量著兒媳的傷勢。他不容許兒媳受到一點點的傷
害,更何況兒媳的受傷是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造成的。
  蘇妍也痛的咬牙切齒,公公一臉的關切和焦急讓她疼痛稍減。
  「燙到腿了,別擔心,一點兒皮外傷!共幌牍珵樗龘,說完故作輕松
的樣子看著公公。
  「啊,我真該死,妍妍,讓我看看,讓我看看!股蚶项^一臉自責,蹲了下
來,想檢查下兒媳的傷勢。
  「爸,兒媳真沒事,我身體哪有那幺嬌貴的!
  蘇妍拉著蹲在她身后公公,臉上盡是尷尬和痛苦的神色。
  沈老頭死活要看兒媳的傷口。蘇妍開始不肯,因為她燙到的地方正是大腿后
面,接近隱腿根和臀部?晒囊辉賵猿趾鸵笞屗坏貌环畔逻@種尷尬。再
說燙傷的位置剛好在大腿后面,自己也不方便清洗上藥,只好答應公公的要求,
跟著他來到大廳沙發上。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